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一章 我就是大势! (8200,第一更,求月票~)

第三十一章 我就是大势! (8200,第一更,求月票~)

  冥思海海面。

  原本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开始旋转,翻涌起一个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一共有七个,其中六个大小大致相同,但即便是最小的漩涡,其直径也超过万米,而位于冥思海中心的那个超巨型漩涡,更是能直接吞下一块岛屿,其中央涡点,更是令水流有了近乎九十度的倾斜。

  察觉到这一点后,海盗船队顿时发出惊呼,所有人都尽全力启动引擎,操控水流,离开四散,避免被这一个个漩涡拖入海中。

  而就在漩涡成型的瞬间,无数青蓝色的水汽因为骤然的天象变动而从大海中升腾而起,短短几分钟,整片冥思海上方都被阴云覆盖,狂风与水汽在雷光中肆虐。

  而后六个略小一点的漩涡,就这样在风暴中,逐渐汇聚进了中央那个更大的漩涡中。

  登时,深海中,圆环状的无形震荡扩散至四面八方,一道深蓝色的光柱从海底最深处迸发,直入天际,击穿了云层,制造出了一片圆形的真空领域。

  阴云与雷霆闪动,神圣的气息蔓延,光柱笔直伫立于天际。

  “成功了!”

  “船长他们成功了!”

  而在抵达安全区域后,所有海盗的表情都是激动无比,兴奋异常,以及一丝深藏于心的畏惧。

  他们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计划成功的明证——他们的船长已经接触到了源水之魂,正在进行最后的神化升华!日后,他们就不再是飘荡于海中的海盗,而是纵横于七海间的‘海之圣职者’,可以骄傲的宣称为自己是骑士和神官!

  这对于一直都在海中飘零,重复着厮杀和劫掠的海盗来说,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一件事啊!

  但是,就以自己船长的那种性格,倘若成为神的话……

  “天地异象……很好。”

  远方,一艘隐形的小舰上,蚁人巫妖注视着这一切。

  船头,安森特因为激动而闪动的魂火缓缓恢复平静,他放下维持着观察法术的手,不禁哈哈大笑:“非常顺利!”

  “六个霸主阶,六个实验材料,这一次,登神任务完成,就是两个A级开辟权限——可惜亚尔伯死了,但问题不大,。”

  巫妖的手中拿着一本书,这本书正是他的魔导器,安森特打开魔导书,他急速记录着大量传递而来的第一手登神资料,心中无比振奋:“这证明我的思路是对的——这样突破霸主阶完全可行。有了这六个水之神作为参照,我的霸主之路,一定可以走的比他们更加完美!”

  “嗯,神话模板镶嵌,也可以作为我日后召唤生物的标配,哪怕是无法抵达这些海王海皇的强度,也是不错的战力了!”

  作为社恐患者,安森特想要与其他探索团竞争,就只能依靠召唤物,而如今,神话模板镶嵌这一手法,已经通过实践确定了自己的可靠性,虽然需要天地神物和原本就非常好的宿主作为基础,但就连霸主阶都能成就,足以证明这是一条通天大道!

  一直暗中支持七海之王们,为他们提供仪式,提供计划,并且暗中提供重要物资的安森特,自然不是什么送财童子,他的确不想要成为水之神,但他所求更大。

  作为原本的元素大魔导师,安森特在被神木不易轰杀,迫转换为巫妖后,他的体内元素的循环就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亡灵气息,这虽然不影响实力,但是却影响他未来的发展。

  为了避免在日后无法走上不朽的巅峰,蚁人巫妖决定,通过自己老家的‘元素之魂’来进行元素之灵化,消除巫妖化带来的副作用。

  但是,纯粹的水之魂,并非是全部的元素,并非他追求的道路。

  安森特最终的目标,乃是在水之神们击碎元素循环,在当今纪元之末,再开深海纪元轮回时,去谋夺当今纪元的基础,‘四元素之心’!

  那时,以四元素之心,以及‘法之道’进阶为霸主的他,实力完全可以产生一个飞跃,镇压自己母世界包括所有神明在内的存在!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拿到自己母世界,塔尔塔迪斯世界的专属权限!

  此时此刻,天象变化,开始加剧。

  轰!原本数百年来都没有丝毫波浪的冥思海,随着深蓝色光柱的扰动,掀起了滔天巨浪——数十米高的大潮互相拍击,轰碎,爆散出漫天水花,急骤的暴风携裹着雷雨,朝着其他地区的海洋蔓延而去。

  七海之间,牵一发而动全身。

  顿时,距离冥思海最近的烦恼海和茫然海也开始出现异常的天气——无论是极地暴风雪,还是本就汹涌澎湃的巨浪吞没岛屿,都只是最基础的而已,而无穷水元素干扰元素平衡,令除却水元素之外的法术再也无法动用,才是真正的可怖!

  而这一系列的连锁变幻,也正是安森特一直都在暗中设计的霸主阶元素大阵,‘失衡末日’的雏形!

  通过种种手段,诱发一个世界的能量循环失衡,进而自我毁灭……这种压底箱的世界毁灭级底牌,安森特同样借助这一次计划,顺利收集到了数据。

  这样一来,日后前往其他世界,他也无惧什么大势力,只要布下这个法阵,哪怕是面对着呢个文明,他也有了谈判的底气!

  一想到这里,蚁人巫妖的笑容不禁更加肆意:“火之主,风之主,审判之主,还有这些新生的水之神……真的要谢谢你们,为我提供实验材料啊!”

  “收获颇丰,收获颇丰啊!”

  ——前进,就是探索。探索,就是令未知变成已知。

  但是对于世界的破坏,对于普通人的伤害……绝大部分探索者是不会去思考,也不会去管的。

  毕竟,那又如何呢?

  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先驱麾下的探索者。

  只要能够朝着前方前进,他们永远不会在乎身后和脚下。

  但是,这个多元宇宙中,总是有人会在乎。

  此时,圣火大陆东部沿岸。

  夕光城。

  原本繁荣兴盛的远东大海港城市,陷入了极其严苛的断粮境地。

  307年前后的气候异常,令东方沿海中部地区的所有城市都失去了原本的自耕粮食来源,单单是这一点的话,其实影响并不大,因为夕光城可以通过捕鱼和商贸进口粮食,无非就是价钱贵一点,但并不影响生活。

  但是,最近这几日,愈发汹涌的浪潮令渔船出海越来越困难,而仿佛随时可能降下的暴风雨,更是令一些商船都不敢随意出航。

  如此一来,失去了捕鱼这一最大的粮食来源,又失去了商船贸易,在加上最近这段时间干旱本就是很严重,整个圣火大陆各地都在绝收欠收,一时间,夕光城居然失去了所有的粮食来源。

  短短三天不到的时间,储蓄的些许粮食和鱼干就已经告急,而陆路运输的速度又实在是太慢,诺大的夕光城即将陷入最可怕的粮食缺乏状态。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就连原本因为勾连海盗而被拘捕的原夕光城主祭格洛都被放了出来,而这位老神官为了自己和自己老师奋斗了几十年的城市,也是为了赎罪,于是便竭尽全力地出海,凭借自己超凡者无惧风浪这点捕鱼。

  浪潮翻涌间,一艘渔船正在昏暗的暴风雨中行驶,灯光摇曳着,而白发苍苍的神官面色愁苦,但眼神锐利,聆听着海洋中隐约传来的震荡。

  他正在聆听鲸的声音——海魔鲸的声音。

  海魔鲸是七海中最强大,也是常见的大型超凡生物,它一般有三十米以上的长度,纯粹的力量甚至就连一部分天选者都无法企及,而海魔鲸王更是有着只有神佑者和海皇才能镇压的恐怖蛮力。

  海魔鲸最喜欢出现在风浪中,汲取天地间浓厚的风与水元素,它的声音对于渔民而言就像是恶魔的呼声,是死亡的预兆,故而将其命名为海魔。

  但,虽然危险无比,可同样,倘若能狩猎到一头大型海魔鲸……那么夕光城的粮食危机,至少能解决一部分,一天内不用忧愁了。

  “就在那里!”

  观海多年的老者很快就听见了远方隐隐的鲸歌,格洛虽然如今还是戴罪之身,但夕光城的大部分民众仍然愿意相信他,船的水手听令后,立刻就扬起风帆,催动法术,加速朝着格洛指向的方向驶去。

  很快,他们就在剧烈风浪中,看见了一头硕大无朋,甚至比他们整个渔船都要庞大的巨兽,正在风雨中喷出高耸的水柱,发出悠然的长呼。

  海魔鲸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渔船,因为这天地中的水元素骤然变得浓厚,此时的它无比兴奋,不住地高歌长吟。

  “准备动手!到时候你们出手限制住它,我来发出致命一击!”

  手持渔枪,已经脱掉上半身衣服,露出仍然健壮身材的格洛神情凝重,作为沿海城市的主祭,他自然也是经常出海,猎鲸也并非是第一次,但从未有任何一次的猎鲸能比这一次更加令他紧张……毕竟,这事关全城人的口粮,这责任远比所谓的荣耀更加重要。

  不过,就在格洛主祭即将动手之时,他们听见了一个声音。

  【鲸鱼肉也不好吃,更何况,它们也算是有点智慧。】

  【辛苦了,各位,但还是让夕光城的民众吃点普通的鱼吧。】

  神圣且威严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这,这是?!”

  察觉到这个声音的源头,格洛睁大眼睛,抬起头,浑然不觉一道巨浪扑来,将他拍击的狼狈无比。

  然后,他便看见,天顶的阴云裂开了一条缝隙。然后,方圆数千米内,风消云散,复归宁静。

  一股力量凭空落下。

  顿时,翻腾的海浪中,隆起了一座海水组成的山峰——格洛能看见,在这数百米高的巨型水山中,有着数之不尽的鱼群正在徘徊,它们正在那已经脱离了海面,变成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水球的海水中游动,浑然不知自己未来的下场。

  甚至,那一头灰黑色的巨大海魔鲸,也彷徨无措地被那一股力量抓起来,悬浮在半空中,不断甩动尾巴挣扎着……但是伴随着一声‘这家伙好像陪过我去围堵亚尔伯,不能吃’的嘟囔声,它便被放生,重回大海。

  但不知为何,这头被放生的海魔鲸居然没有半点畏惧,它回到大海后,甚至不断地升出海面,发出欢快的歌声。

  巨大的水球只出现了短短几秒,随着一条空间裂缝的出现,巨额海水以及其中的鱼群都被吸收进去。

  仍在渔船上的格洛愣愣地仰视天空,他只能看见一道紫青色的人影一闪而逝——而后,远方,又有一颗颗水球与鱼群一同隆起,然后被吸收进空间裂缝中。

  只有隐隐的声音留下。

  【回去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们。】

  “……是,主。”

  而等到格洛等人回到夕光城时,他们闻到的,就是浓厚无比的鱼汤香味。

  夕光城中央广场的上方,出现了一个无比惊人的奇景——一个足足有一百二十长,七十米宽,五十米高的长方形水方块悬浮在半空,其中是大量已经被剥离了内脏和污物的鱼肉和鱼骨,还有各类乱七八糟的海鲜正在其中飘荡。

  而在这水方块的四面八方,是一片片宛如小恒星一般的火元素聚合体,正在不断地加热这一个水方块,而水方块内部的水流汹涌,正在不断地循环着内部的水流,保证其无时无刻都能被火元素加热,进行炖煮。

  水汽蒸腾,数吨重的香料和盐被投入其中,均匀地散布着,浓郁的香味传出,令数万名乃至于更多的正在广场上等待的民众不禁吞咽口水,目露期待。

  “吾主,这个是时候应该加大火熬炖,将鱼骨汤炖出白色,然后再加火腿和蘑菇丁,以及盐和调料,最后置入鱼肉和海鲜,这样味道才足够正……”

  “不不不,吾主,这个时候,应该先放入紫菜和虾……”

  “鬼扯,鱼汤放什么紫菜?加酸菜才是正理!”

  “是辣椒!我加了辣椒!”

  能看见,有十几位老牌本地知名鱼汤店的老板,正争先恐后地向广场中央,正耐心倾听他们意见的黑发青年提出意见,虽然他们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脸庞,但却仿佛能从这个人影上感到无比的威严和神圣。

  不,可以自信一点,把仿佛去掉……因为,对方的的确确就是审判之主的神降之身!

  “嗯,不错的建议,都可以有。”

  苏昼随心所欲地揉搓这一团四十二万吨重的水团,就像是活动手指——实际上,这的确不算是什么,早就在统领阶时,他就能轰出百万吨重拳,如今进阶霸主,哪怕是更重百倍的水团,他也能轻松举起,就像是举起水杯。

  就像是刚才他在海中捕捞鱼群那样,轻松便能将千万吨级的海水抬出海面,收入个人空间中遴选鱼群。

  此时,苏昼心念一动,登时已经化作白色的汤水方块中,就立刻分离出了一个个不同的区间,随着众多鱼汤店老板的热情建议,他同时炖煮着十几个不同的鱼汤。

  这真的是小意思,如果不是夕光城所有人都喝不完这些鱼汤,他完全可以轻松将这产量翻上百倍……霸主,就是霸主,哪怕是当厨师,那也是厨师中的霸主神明!

  无论是圣职者还是普通人,此时都敬仰地抬头看向那满溢着香气的巨大汤块……神迹,这还不是神迹吗?难道说只有神器发光,五鱼二饼算是神迹,以十万吨计算的鱼汤就不算了?

  整个夕光城自创建以来,炖煮的所有鱼汤,恐怕都没有现在这一块多!

  此时此刻,‘鲨旋风’店铺的老板,已经察觉到,眼前的‘审判之主’,赫然正是十几日前,前去他们家店铺中喝汤的那位大人了……那个时候的记忆本来应该模糊,但是此时此刻,心中的形象就浮现,令他激动的不能自己。

  “吾主曾经来过我们这里喝过鱼汤!”

  此时,这个老板心中,除却激动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营销口号:“我应该怎么宣传?”

  “吾主下江南……吾主神降于世时,常去夕光城鲨旋风鱼汤店,这鱼汤虽然看上去只是乱炖,但实际上别有玄妙,乃是采取海中三鲜,以鱼骨熬制高汤为基炖煮,还伴有鲜菇火腿,上汤之后,再撒入些许精盐与香料,鲜香可口,嫩滑滋补,一勺入口,唇齿留香,审判之主食罢,顿时拍案叫绝,并赐名为……这就是夕光城传统名汤,审判鱼汤的来历!”

  好,就这么宣传!老板顿时下定决心。

  而能听见心声的苏昼不禁眉头跳了跳:“看来整个多元宇宙的饭店老板都差不多一个样……这文案也太熟悉了。”

  【老师,我有点不太明白……您为什么会随身带这么多调料?】

  而就在民众不曾知晓的私下中,被苏昼拉来,正在以火元素之力加热鱼汤埃利亚斯有些茫然地询问苏昼:【这也太多了……】

  原本苏昼想要为夕光城解决粮食问题的时候,埃利亚斯还在思索调味料不够,鱼汤味道肯定很差,只能勉强饱腹……但少年神明却没想到,苏昼随手从自己个人空间一淘,便是以吨计算的各类香料。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这是我原本制造圣水的方法……实际上,那一锅鱼汤就是圣水,喝了对身体有好处。”

  苏昼一脸严肃的说道,语气没有半点虚假。

  ——鱼汤就是圣水!

  这一概念,毫无疑问地冲击到了埃利亚斯的精神,祂睁大眼睛,抬头凝视着那乳白色的汤水团。

  少年不禁喃喃道:【的,的确……这的确是圣水,我感知到了神圣的气息……】

  【原来如此,我懂了了!】

  虽然不知道埃利亚斯懂了什么,但在两位神明的合力下,区区鱼汤,自然是很快搞定。

  而陷入饥荒的夕光城居民,则是一边看着鱼汤从天而降,不禁感慨的高呼两位尊神的神名。

  这不过是苏昼等人带队远征冥思海,剿灭七海海盗的小小插曲。

  “吾主,您这是……要去剿灭那些海盗吗?”

  夕光城港口,刚刚回到码头没多久的格洛一行人遇到了准备出海的苏昼与埃利亚斯,而在远方,一艘艘无惧海浪的大船正在劈波斩浪而来,那是属于风之神信徒的探索巨舰。

  “请务必让我跟随,令我可以赎罪!”

  白发苍苍地老者想要跪伏在地,他已经知晓亚尔伯被审判的死讯,这位父亲的心中比起悲伤,更多的是自责和悔恨,以及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他并不介意自己主祭的身份被取消,也不介意在之后会仍然被拘捕审判。

  他现在,只想随着神而去,去和那些与自己纠缠了数十年的海盗们作出最后的了断。

  或者说,他想要死在海中。

  以此,完成自己对亚尔伯的愧疚,以及所有的赎罪。

  【起来吧。】

  但是,苏昼却并没有让他跪下。

  站立在他身前,青年平静的说道:【你的罪,就是神的罪。世人为恶,便是神的恶。】

  【你为了夕光城的和平,一手制造出了自己的海盗队伍,亚尔伯的命运因你而生,这是你的错,而你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因我,因埃利亚斯而生?这难道不是我们的错吗?】

  【所以,不要对我恳求……想要跟上,就跟上。】

  【这不是赎罪,只是,改正错误。】

  “但是……”

  闻言,这位前主祭浑身一颤,然后抬起头,格洛目光的嘴唇都在颤动,他凝视着眼前高大的青年生命,又转过头,看向另一侧的少年神明,老者不禁喃喃道:“可是,我的确有罪啊……这就是教约,就是法典……”

  【教约吗?】

  闻言,苏昼与埃利亚斯对视一眼,他们笑了起来,却带着些许叹息:【的确,那是三百多年前的旧约了。】

  然后,两人齐齐转过头。

  两位神明和声对着跟随在自己身后,一万多名精锐圣职者,数万名跟随在队伍的身后的民众,以及整个夕光城近百万居民,平静的宣告道:

  【我的子民们,昔日,三神曾与万民定下教约与发电,誓言要将幸福与和平持续到永永远远。】

  【但如今,我便告诉你们,旧的誓约当尽了,因它有着错误,有着罪,故而应当革新,应当改正。】

  【待错误改正之后,吾等便会与你们立下新的约。】

  神的声音,响彻天地,无论是风声,雨声,亦或是雷霆都无法遮蔽,所有人都能清晰听见,那平静无比的宣告,就像是响在耳畔。

  【我将带领你们,走向新的时代。】

  话毕,苏昼率先转过身,朝着大海走去。

  而此时,已经有无数海兽静静等待在海港处,所有巨鲸,巨鲨,蜿蜒的海蛇和巨章,以及更多密密麻麻的鱼群,组成了一片近乎于大地的平坦海域。

  它们凝视着自己的王,自己的神来到海上,然后发出了接连不断地欢呼鸣叫。

  远方,探索巨舰已经到来,埃利亚斯带领着骑士们飞上船头,在元素引擎转动的轰鸣声中,旋桨转动,一艘艘战船开始朝着西北方向驾驶而去,破开浪潮。

  “这就是,那些海盗一直都在准备的事情吗?”

  在海中渡步,无数海兽追随在身后,而一艘艘巨大的远海巨舰在后方追随,行走在远征队伍的最前方,苏昼抬起头,他能看见,在遥远地天际尽头,有一道深蓝色的光柱直入高天。

  神圣的气息,正在天地间蔓延。

  “我们可不能落了声势。”

  眯起双眼,如此笑道,苏昼抬起手,庞大的灵力汇聚在掌心。

  然后,他轻轻抬手一托。

  登时,一道青紫色的灵力光柱,便在远征队伍的最前方亮起。

  它直入天际,贯入长空,光流撕碎了流云,余波将半个天空中的云层震荡出层层波纹,泛起接连不断地同心圆涟漪。

  登时,世界的两段,雀跃海和冥思海中,两道通天彻地的光辉各自占据一端……

  然后,开始不断地靠近!

  “那是什么?!神力吗?”

  此时此刻,冥思海边缘,七个漩涡已经彻底汇聚为一体,蚁人巫妖安森特兴奋地记录着法阵中传输而来的资料——但是远方突如其来的强横力量波动干捞到了他的工作。

  无形的灵力引动半个世界的能量震荡,引动彼方水之神力的震鸣。

  作为一位身经百战的先驱者空间探索者,安森特并不会被这种突发情况吓到,但是在源水之魂和远方神力的遥遥呼应之下,他用来记录资料的魔力顿时溃散,将魔导书的一页化作一团乱麻。

  惊讶心疼之余,安森特用最快的速度稳定好自己的魔力,并重新清理了魔导书。

  随后,他看向位于冥思海西北方向的圣火大陆东部沿岸处,巫妖谨慎地感受着远方传来的强横气息,迅速的分辨出了来者究竟是谁。

  “审判之主和火之主……祂们神降出手了!”

  安森特毕竟是在轮回世界长大的探索者,他感知到这两道气息后,下意识地畏缩了一下——但是很快,他便挣脱了这一份源自灵魂的本能。

  注视着那道关注,探索者喃喃道:“但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经在世界之外,见证过无尽天地的浩瀚与辽阔,我见证过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存在出手,颠覆世界的因果,实现愿望……”

  “更何况。”

  如此自语,很快,安森特的魂光再次锐利起来,他自信的将魔导书收回,然后看向身后,已经开始逐渐平息的巨大漩涡。

  能看见,冥思海波涛汹涌的海面之下,六个巨大无比的阴影正在缓缓地浮现。

  每一个阴影,都蕴含着强横无比,不亚于神明的气息……彻底失衡的水元素之力咆哮着,在天空中激荡出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雷光,一时间,数万道雷光占据了冥思海天空的每一处角落,照亮了整片苍穹。

  轰!深海之中,强横无比的力量爆发,登时,冥思海的海面之上隆起了六座高耸的海水山岳,而后,这隆起的水之山岳炸裂,六个足以遮蔽天地的身影屹立于天地之间!

  其中,有通体蓝色金纹,两侧有巨大如同双翼一般胸鳍的,飞翔在半空中的巨鲸;有着直立行走,如山岳一般健壮的黑色巨蜥;有着九个头颅,搅动大海的翻海巨蟒;有着满面触须,蝙蝠一般双翼的可怖巨章,以及半人半马,顶天立地的水元素巨神。

  而后,五道兴奋无比的气息,在天地之中回荡:

  【哈哈哈哈,这就是神的力量吗?!】

  【我感觉我无所不能!】

  【强,强大啊!】

  【就是这样,我一定要回去,把那该死的主祭和他全家都淹死在冰水中!】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而在这五道气息之后,还有一个气息平静地屹立在原地,浑厚的如同大海的化身。

  那是一个有着六翼,展开后遮天蔽日的巨龙,坚固无比的黑金色鳞片简直就像是精金锻造,坚固的不可摧毁。

  祂并没有像是自己的五位同伙那样肆意的狂笑。

  【自由……就是这样吗?】

  这最为庞大的气息,心念在海中低语,不知是平静,还是叹息。

  “吾主!吾主!”

  “庆贺吧!海之神的诞生!”

  “赞美水之神!”

  与此同时,海盗们欢呼着,欢呼着他们的船长,他们的‘神’与‘主’的诞生。

  “就是这样!”

  而凝视着这一幕,隐藏在幕后的蚁人巫妖露出了狂热的笑容:“我的计划,已经实现了!”

  “六位神明,已然登临神位……别说是只有火之神和审判之主,哪怕是风之神苏醒,也绝不可能扭转局势!”

  “大势在我!”

  远方。

  【老师,我感应到了……】

  “嗯,我知道。”

  已经站立云端的苏昼,回应着埃利亚斯的话,他遥遥看向远方。

  苏昼感应到了六个骤然出现,强横浩大的气息,他站立在高空,目光能穿透漫长的云雨雾气,俯瞰着那六个霸主阶生物的身影。

  甚至,就连那自以为隐蔽,躲藏在浪潮之中的死灵,也未曾逃过他的双眼。

  注视着这一切,青年的双目中,没有任何恐惧,也没有任何不安。

  灵魂空间内,已经接近完成的全新神通,真身全新的形态,正在绽放着炽烈的光芒,等待着归来之神的启用。

  六个水之神……比起当年,无非就是数量翻了六倍罢了,不影响形式。

  ——无论是革新还是正确,甚至是承认自己的错误,都是强者的特权。

  而所谓强者的基础,就是能让现实和大势,履行自己意志的力量。

  “我就是革新。”

  “我就是大势。”

  =

  这个月最后一段时间,求月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