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八章 传承的秩序 (5600)

第三十八章 传承的秩序 (5600)

  “非常感谢,十分感谢!”

  “——火之民,真的很厉害!”

  元素历,307年,7月12日,正午。

  阳光明媚的一天,蓝色的浪潮拍打沙滩,夕光城沿岸,在清新的海风中,一艘满载着海之民难民的大船来到了临时搭建的港口处。

  于神官们的监督下,经历了数日航行的海之民缓缓登下船只,安全的抵达大陆之上。

  和大陆的居民不同,众多生活在烦恼海中的海之民,早就在几十日甚至大半年前就已经深受风浪侵袭之扰,居住的区域被台风亦或是居然笼罩。

  此刻,终于能离开危险的海域,来到安全的大陆上,自然几乎所有海之民都欣喜非常,暂时也没有余力去担忧自己会不会遭遇圣堂的审判了。

  而之所以不是说所有海之民都欣喜非常,则是因为有一部分海之民……他们特别的欣喜非常。

  “了不起啊老先生,多亏您救了我们一命,不然就要进海里喂鱼啦!”

  “——火之民,值得敬畏!”

  灰发灰瞳的老者,审判之神的代行者,神官艾蒙双眼中的青色灵光逐渐淡去,他的表情严肃,略带一丝尴尬。

  此时,他被迫令两位少年少女模样的风之民紧握着自己的手上下摇晃,极其亲热且大声地道谢,不禁有些尴尬且无奈地回应道:“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圣职者应该做的。”

  “毕竟你们两位都经过‘鉴恶之眼’的裁定,是良善的居民,所以保护你们来到安全的区域,就是我们这些神官的责任……好了!别挠我手心,乖一点!”

  说到最后,艾蒙不禁半恼起来。这两位风之民显然是有些活跃过头了,握手的时候居然挠手心,这像话吗?!

  但很明显,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在老老实实地道歉了一次后,那两位约莫是蜂人的风之民又开始热热闹闹地交谈起来。

  “唉,孩子他爹,这里就是大陆吗,感觉和海岛没什么区别啊!”

  “是啊,孩子他娘,感觉大陆也只是大一点的岛而已诶。”

  “……我永远也搞不清楚这些风之民的年龄和辈分……”

  心中无奈,艾蒙注视着这两位精神十足的风之民,不禁正吐一口热气,然后回头看向仍然有众多海之民涌出登岸的大船,以及好几艘一模一样,正在朝着岸边靠近的大船。

  他苦笑道:“哎,接下来的工作才是真的繁琐——难民安置,协调资源,这些事情当真是令人头疼,神当真交给了我好大一个难题,这或许就是考验吧。”

  超过十二艘运送海之民的船只,成千上万名需要安置的海之民,这工作量大的当真是难以想象,如果不是最近数日艾蒙夜以继日地与其他圣职者一齐甲板,大致整理好了所有海之民的名单,并且提前通知了夕光城本地的神殿,划分好了安置位置,恐怕这一次登陆,会引发巨大的混乱。

  那样的话,他就大大愧对了神的信任了啊。

  “神相信于我,才将这一职责托付。”

  站立在海岸线上,艾蒙此时凝视着大海,这位原本苍老的神官,此时脸上却浮现出了年轻人特有的勃勃斗志:“而我们的事业是正义,公义,且行于正道上的,所以我也必然竭尽全力,去完成它。”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两位蜂人,怎么这么令人眼熟?”

  如此想到,老神官的神情微妙,他转过头,看向一旁嗡嗡嗡嗡的蜂人夫妻,不禁开口道:“两位朋友,请问……你们认识萨拉吗?”

  “什么?!”

  顿时,两位正在热烈交流今日天气,并且互相倾诉感情蜂人立刻惊讶地转过头,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

  “您认识我们女儿吗?”

  与此同时,不谈与萨拉父母相遇的艾蒙。

  夕光城沿海,偏北部的另一侧。

  和供给大量无罪海之民登陆,未来将要建立起海之民难民保护区的南方沿岸不同,在北方沿岸被卸下的,全部都是在数日前的行动,被火之民舰队逮捕的众多海盗。

  当然,其中也混有一些犯过罪的海之民,只要是能够使用鉴恶之眼分辨的存在,全部都被特殊的武装船只与圣职者押送至此。

  火之主信徒,黑发金瞳的骑士,神佑者依沙尔表情平静地行走在沙滩沿岸,扫视着那一排排整整齐齐,全部都跪在沙滩上,等待着圣职者记录名单的海盗。

  跪在地上的众多海盗,有的是火之民,有的是风之民,有的相貌良善,有的一看就一脸狰狞,但无论外表和气质如何,只要用审判之主最近传下的神术,‘鉴恶之眼’进行观察,就能看见,他们的身上都升腾着黑红色的灵光,给人一种令人厌烦的气息。

  而这样的气息,证明他们全都该死,且最大恶极。

  “呸!走狗!”

  依沙尔此时双目闪动着青色的灵光,他正在第三次使用鉴恶之眼来回确定海盗们中是否有值得挽回,罪行并不那么严重的良善之辈——毕竟每个人心中的恶并不相同,所以鉴恶之眼这东西需要好几位神官分别进行扫视,才能准确地判断一个人是否是真的邪恶。

  不过,就在他行走过一位年纪轻轻的火之民海盗面前时,那位有着一头红色短发,约莫才十几岁的独眼海盗突然挣扎着抬起头,用力地呸了一口浓痰,吐在了依沙尔的铠甲上。

  作为神佑者,依沙尔可以闪过三米之内以十倍音速斩来的刀刃,他可以用肉眼观察到千倍慢速下雷霆劈落的细节,区区一口约莫也就是启示低阶海盗的痰,他不可能躲不过。

  但是,它却命中了,落在了依沙尔的铠甲之上。

  表情平静,神佑者转过头,看向吐痰的海盗,这是一位最多十六岁的年轻人,他的脸上有一道竖着的刀锋,切碎了他的左眼,这年轻的海盗身上闪动着深红色的灵光,这意味着他已经杀过了超过三人,协同残害了超过十人的性命,至于抢劫财物,横行霸道,那更是不可计数。

  “你们这些戒律的奴隶!走狗!”

  此时,这位浑然无惧的年轻海盗,正以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滚刀肉姿态大声叫嚣道:“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啊!我就知道你们不敢,哈哈,废物!我有罪,我杀了人,我抢劫过你们的商船——但你们就只能慢腾腾等着审判才能判我罪——傻逼!”

  他是如此的不可一世,就算是跪在了地上,也仿佛是一种荣耀,感受着四面八方投来,属于海盗也属于圣职者,混杂着惊讶和困惑的目光,这令年轻海盗顿时感觉心中充满了胜利的感觉,一种处于众人焦点,令圣职者无可奈何的胜利。

  但是,令他有些困惑地是……他唯独没有感受到怒火。

  源自依沙尔的怒火。

  额头上,火之主的冠冕符文仍在淡淡地闪动,神佑者凝视着眼前桀骜不驯,无惧死亡,即便在生命最后关头也对生命和自己的罪孽没有一丝一毫重视的海盗,心中不仅没有半点愤怒,反而充满了一种悲哀。

  ——和这个年轻人同龄的孩子,那些并不是海盗,而是有着正常人生的孩子,现在大概还在思念邻家女孩的笑容,度过单纯又充满酸甜味,可以回味一生的青春时光吧。

  他们可以欢笑着在家中的店铺工作,亦或是在神殿进修,即便是农家,有着神官的帮助,也不至于太过艰辛,有着可以休息玩闹的时光。

  倘若是在大陆之上,他也不必与其他海盗厮杀,劫掠商船,在斗争中被人劈瞎一只眼睛,磨砺出这样不安又畏惧,只能凭借表面上的凶厉,为自己带来安心的性格。

  “倘若,倘若我们这些神佑者,还有主,在一百三十气年前,没有犯错……”

  “那么,这些人想必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的海盗,过着如此这般令人悲哀的人生吧……”

  悲怜地凝视着眼前已经开始有些不明所以,开始畏惧了的年轻海盗。

  依沙尔抬起头,他环视着眼前成百上千名年龄不一,身材各异的海盗,内心充满了沉重。

  “审判他们的罪,也是审判我们这些圣职者的心……我明白审判之主的话了。”

  “倘若一场对恶人的审判中没有爱,令我们这些‘审判者’和‘旁观者’受到触痛,进行自我反思的话,那么那场审判就是没有益处,学不到教训的——那些被审判者也是同样如此,他们永远无法理解,倘若他们不犯罪的话,可以经历怎样幸福的人生。”

  如今,黑发金眼的骑士,终于理解了昔日审判之主与自己主交谈内容的意义,他心中明悟:“从根源断绝断绝这一切,汲取教训,令一百三十七年前的错误不再发生第二次。”

  “普通的人类,重复着生死的轮回,或许永远都吸取不了教训,但我们这些长生的神佑者却未必。”

  “这,大概就是我们必须肩负起的责任。”

  【这一份近乎于神的责任心和怜爱,埃利亚斯,这就是你挑选而出的继承者吗?】

  【这一份坚定的信念和热心,老师,这就是你选择的代行者?】

  雀跃海,高空。

  云端之上,两位神明行走于风中,俯视着海岸上的一切。

  距离水之神被集体剿灭,源水神树的诞生,以及全新的约被立下,已经过去了数日的时光。

  从远海逐渐归来的火之民舰队,带回了大量海之民和被逮捕的海盗,彻底平复了雀跃海海和烦恼海周边四海的秩序,重新清理出了一条通向风之大陆的航道。

  元素失衡,自然也逐渐消退,无论是干旱还是大陆,狂风还是巨浪,都已经逐渐消退,变得正常起来。

  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

  而就在这段时间,苏昼将自己的神通传承,传递给了自己选定的代行者艾蒙,令他成为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神选神官,道路传承者,令他可以宣扬全新的审判之主教义,名为万世革新之理。

  青年相信,那位灰发的老神官,一定能充分发挥自己内心中的那一份质疑,用好自己赠予的那一份传承,为这个世界带来安定与秩序。

  而自己,也可以在此处传承下一片道统,算是提前布下局势,为未来做打算了。

  “之后的审判,以及秩序,就要看他们自己的努力了。”

  苏昼俯视着大地,他转过头,对着身侧的埃利亚斯低声说道:“埃利亚斯,一个秩序不能只肩负在一个存在肩头,哪怕那个存在是神也不行——你要开始学会放手,交由他们自己去承担这一份责任了。”

  “不然的话,他们甚至无法学会承认自己错误,赞颂自己的成功,而是将一切,无论好坏,全部都归于神的荣耀……这样不自信又不负责的文明,又怎么能够迈向未来?”

  【我原本就打算放手了!】

  似乎有些脸红,少年模样的神明如此低声说道,但却引来了一旁青年的嗤笑:“你这家伙,是打算死吧?别以为我看不出依沙尔头顶的传承符文。

  不管一旁埃利亚斯因为被戳穿了内心想法,显得有些羞恼的表情,苏昼嘴角翘起:“”打算死,那可不叫放手。”

  【……老师。】

  过了一段时间,等到埃利亚斯心情逐渐平复之后,祂扶了扶头顶的王冠,然后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样真的好吗?】

  祂抬起头,环视着已经平静下来的七海,以及整个塔尔塔迪斯世界,埃利亚斯询问苏昼,表情有些复杂:【您定下的新秩序,将大陆和大海分化为两个世界——大陆和平稳定,人人遵守戒律,而大海没有任何法典,除却规定的航海路线外,其他的地方一切都是自由。】

  【无论是杀人,抢劫还是奴役,一切的罪行都被允许……名为自由的地狱,您将其开放给了所有不愿意遵守戒律的人,这样的话,真的好吗?】

  “我不知道。”

  闻言,苏昼的表情平静,他此时仍然凝视着艾蒙的一举一动,注视着对方协调秩序,安排海之民逐渐转移到沿岸的临时居住场,青年淡淡地回答道:“海盗和海之民的世界,早就与火与风之民割裂,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自由的生活,并且有了一套自己习惯的秩序。”

  “而火与风之民也歧视海之民,这一份矛盾和偏见,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化解,只要能保证双方互相之间有着交互,而不是无理由的憎恨,那么就比之前要好。”

  如此说道,苏昼转过头,看向埃利亚斯,他神情严肃:“文明和世界的事情,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

  “想要让所有人都遵纪守法?这样的妄想,和妄图用天劫和宿命统治所有智慧生命的家伙,又有何区别?这一份为恶的自由……只要保证,是恶者和恶者之间,在地狱互相残杀,那么就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苏昼不禁想起了地球上某些游戏中,所谓‘深渊血战’的概念,他微微摇头,笑道:“那样的话,对于正常人,正常的世界来说,当真是一件好事。”

  就像是一个游戏,在没有办法阻止人开挂,也没有办法封禁所有开挂者的时候,不如开一个全新的神仙服,让所有开挂者都去这个神仙服中自相残杀。

  既然那些人想要杀人,想要违背戒律,想要互相残杀,那就让他们去那里只有发泄吧——让疯子和疯子,狂徒和狂徒互相玩耍,这也是某种秩序。

  【……这样吗。】

  闻言,埃利亚斯沉默不语,祂心情有些复杂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摇头笑道:【果然,是我太过于追求完美,以至于陷入误区了啊。】

  “进步和革新,是要一步一步完成,绝没有一步登天的道理,这就算是这一次,我为你补习的一堂课吧。”

  此时此刻,七海之中。

  以神明的视角,俯视天地,能看见,在深邃的海底洋流中,有着硕大无朋的冰川岛屿和冰霜神树,正在数千米的海底漂流,它悄无声息地潜行,直到特定的时刻,才会突然随机在某个海域浮起,散落满地果实,短暂地出世一段时间,然后又再次潜入海中。

  源水之魂的力量,随着冰川岛屿而流动,它将引导整个塔尔塔迪斯世界的洋流百里荒,引导整个世界的能量循环。

  火之主,埃利亚斯,甚至为这一岛屿施加了太阳的祝福,令这岛屿永不融化,且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在它出现的海域周边,令阳炎光照加速,鼓动起龙卷与台风,重新分配整个世界的热量的同时,也能令整个世界的元素魔力活性化。

  ——对,就是这样。

  神的进步,就应该是这样,对整个世界都有益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增添一点律法,又删减一点律法啊。

  两位神明注视着这一幕,他们都能预测到,在遥远的未来,因为整个世界的灵气活性化,粮食出产增加,所有人都可以安居乐业,衣食无忧——这样一来,哪怕是无需律法戒严,无需教约约束,人们也能丰衣足食,路不拾遗,互相友爱尊敬,自发地和其他人分享自己已有的财富。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道理永远都是这么简单,生产力的发达将会带来道德和伦理的进步,这是在任何世界都颠不破的真理。

  【所以说,老师。】

  凝视着已经开始改变,已经开始革新的世界,埃利亚斯站立在青年的身侧,祂没有抬起头,看向自己老师的脸,只是轻轻地说道:【您又要离开了吗?】

  能够听出自己学生,只有友人那复杂的情绪,苏昼愣了一下,然后,已经斩碎了愿力的枷锁,再一次超越了轮回的他,不禁微微一笑。

  “是的,我将要离开。”

  平静的声音响起,苏昼伸出手,拍了拍埃利亚斯的肩膀,他宽慰道:“但是不用忧虑。”

  “因为只要还有不公存在,只要世间还在呼唤我的名字,呼唤革新与审判的到来——那么我还会归来,一次又一次。”

  “而下次,你就用不着等待四百年了。”

  闻言,神明怔然,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就等待着吧。】

  “哈哈,就是这样。不过,现在我还没有到需要离开的时候——时间还有得多,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办。”

  哈哈一笑,苏昼抬起头,看向头顶的天穹,他眯起眼睛,神情满是跃跃欲试:“走吧,埃利亚斯,带我前去虚空之外,让我看看所谓的世界之尘。”

  “我和我的树,对这玩意,可是非常感兴趣啊!”

  【好的,老师……等等?】

  而一旁的埃利亚斯,却不禁懵了一瞬,祂转过头,有些困惑地上下打量了苏昼一番,并小心翼翼道:【您和您的……】

  【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