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十二章 般若之书 (w字)

第十二章 般若之书 (w字)

  简单来说,倘若九玄界不转移矛盾打外界,那它自己就会内卷自爆。

  不倾泻压力,到时候,玄帝治下三十三领,除却祂自己能统领的七领,以及作为祭祀的‘仪天领’和三十三领动力源的‘始动领’外,其他二十四王领,全部都会产生极其剧烈的矛盾。

  二十四王可不像是玄帝,乃是人间仙神,他们的实力和自己的手下没有本质的差距,等到了内乱时代,诸王喋血,群雄争霸,无人负责维护地底要塞都市的法阵,那二十四领中的十几亿人恐怕都要葬身九玄界的熔火地海。

  比起这样的结局,玄帝宁肯去进攻外界——无论外界是强是弱,都有好处。

  外界弱,赢了,能抢到资源,九玄界就能苟延残喘一段时日,等到地表生态恢复,指不定还能恢复社会秩序的正常。

  怪物一样的文明得到血肉,便可暂时饱腹,借助大胜之威,玄帝也可以有凝聚力进行内部改革。

  外界强,败了,那死多点人也好,九玄的内部矛盾就是因为人多资源少,多死一些主战的修行者,对于整个文明而言都算是好事。

  毕竟怪物被杀就会死,文明不可抑制的野心也不例外——在废墟之上,作为最强者的玄帝反而可以获得真正无上的权威,完全干涉内外任何事务,改造已经疯狂的九玄界。

  如今的情况,就是这样。

  虽然看上去只是简单的制度问题和资源分配问题,但本质上,任何问题都避不开这两点:它们本身就是最大的社会问题。

  而且最重要的是,选择战争掠夺其他人,是所有九玄人的愿望。

  因为一直都在内部互相掠夺,九玄人甚至没有思考过,可以对外进行贸易——但这点其实是客观因素,毕竟九玄界又有什么可以贸易?他们又有什么可以交换的?

  在传说中,联通万界的仙天界域,岂能比他们九玄界还穷苦?

  作为没有资源,生活在酷烈之地的‘蛮夷’文明。

  入关仙天,就是九玄唯一的选择。

  即便是玄帝,也无法阻挡这种大势。祂的确是地仙,且修行大天尊修法,实力远高于九玄界的任何一个人,但祂也不可能凭空变出资源,也不可能强迫所有修行者去劳动,九玄地底熔海的地理状况就从根源上否定了这一可能。

  所以,反过来,祂只能思考,怎样才能用战争,为九玄界带来希望。

  而且,作为领导者,应该做好两手,甚至多手准备。

  此刻,王座之上,玄帝站起身。

  祂抬起头,目光能穿透厚实的地壳,直视天空之上的星辰。

  三日六月,九玄之天。

  六位天尊,三位大天尊的行宫,就在那里。

  根据古籍留下的资料显示,【赤帝】【白帝】和【青龙星尊】,都将自己昔日的法宝留在了自己的行宫中,等待着后世有缘人。

  如若说,一位地仙无法改天换日,强制文明改革,那么倘若有天尊的行宫中的法宝加持,或许,无论是重造九玄界生态,亦或是镇压所有不从,乃至于击败任何外界之敌,都是可能之事。

  而对于九玄人而言,最重要的,恐怕还在于另外一点。

  “天尊行宫,乃是可以穿越界域,遨游时空的至高法器……乘坐它,不仅仅可以寻觅仙神们离去的方向,还可以让我们寻找新的家乡。”

  轻声低语,闭上眼睛,玄帝的语气,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复杂:“如若实在是不行,天尊行宫起码能保全九玄界最后的种子,不至于全数覆灭于此。”

  “希望,事情不至于走到那个地步吧。”

  话毕,玄帝睁开眼睛,祂的语气再次变得平静:“现在,先把那些仙天的来客抓住吧。”

  “如今的我们,对于仙天的了解还是太过片面……如若能得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便能作出更正确的决策。”

  “传我令下——捕获所有仙天侵入者。”

  霎时间,无形的神念穿透层层屏障,令玄帝威严的指令化作如同雷鸣一般的巨响,传至钧天领核心处的每一个角落,所有听见这一号令的九玄人,皆齐齐俯身,以示尊敬。

  于是,一段时间后。

  九玄地表。

  “诸位,真的不是我想要转移话题,而是倘若你们现在不走,就肯定来不及了!”

  被其余三十一位九玄界探索队的修士团团包围,自愿接受束缚,被绑在原地交代自己情况的李振堂教授一脸苦笑。

  他耐心地对着眼前众多一脸古怪的同僚们道:“我封印了高楷,这件事九玄界很快就会知道,最多一天,最少半天,知道我旁边的九玄界追兵就会前来,那时候,我们恐怕就要逃亡了!”

  “倒不是不相信你,我们很快就要准备离开。”

  “不过在此之前,肯定要先将这些重要的情报发送回去。”

  在场的众人,职介最低也是教员,怎么着也算不上愚蠢,李振堂的选择和说法很合理,并不会被质疑。

  但问题在于,李振堂所说的情报,实在是太过令人惊讶。

  一个数千年间,一直都生活在地底熔海中,借助熔岩热力维持生存的文明?

  每一座城领,都可维持数千万人生存,数千年间甚至可以让人口增长,负荷一定的超凡者人数?

  这等技术,即便是地球也不具备。

  倘若有了这个技术,莫说其他用处,单单是外星殖民,对于地球文明而言都将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星球地表生态千奇百怪,真的到了地底不都还差不多?有此神技,宇宙之大大可去得。

  九玄界的科技和道法,显然在极端条件下,朝着一条独特的道路发展而去,且因为同是昔日中央神庭的后代,传承并不落后。

  地球方面如果贸然轻视,毫无疑问会吃大亏。

  第一时间,黎夜雨等人便将这些消息通过传讯机器传递回了地球:一个人口数十亿,且对外界虎视眈眈,内部压力即将爆炸的高级灵能文明,这一消息的重要程度,远比他们一行探索队来的更加重要。

  传讯后,整个探索小队也来不及整理营地中的种种器械,所有人便都轻装上阵,在黎夜雨的通幽神通下,全部都遁入灵界,无视地形,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时空门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就连李振堂都被解除了禁法——倒不是说完全相信了他,只是比起带着一个累赘回去,还不如让他自己跑,李振堂背叛了九玄界是事实,哪怕他真的别有谋划,此时也只能和探索队一齐回地球。

  等到了地球,自然会有专门人士前来询问更多详细的信息。

  而就在整个探索队急速离开口。

  嗡嗡……轻微的震鸣声响起。

  几点轻微的灵光闪烁,狂风骤起,一整队精锐无比,身披甲胄,手持灵械,样式极像是昔年神庭天兵天将的修者部队,便以风遁之法抵达了探索队营地。

  直属于玄帝的南天卫,是从整个九玄界中汇聚的菁英修士,每一位修士最低也是先天巅峰,统领阶也不在少数,无论是道法还是灵武,都商擅长无比。

  “都跑了吗……看来我们是追不上了。”

  为首的一位天卫队长一眼扫过整个营地,便知晓探索队众人已经离开了不短的时间,他果决下令:“让三队和四队继续追踪。”

  “至于我们,先将这些仙天来客留下的器械收敛起来,天工局能从中分析出仙天如今的技术水平。”

  诸位天卫纷纷称是,他们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最严苛的态度,对整个探索队营地进行搜索。

  营地内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埋伏的陷阱亦或是炸弹,只有大量用于研究本地生态情况的种种样本和资料,令严阵以待的南天卫颇为惊讶——倘若是在九玄界内部的斗争中,这营地里起码也要有七八个陷阱阵法等着他们呢。

  遍寻营地,唯一比较奇怪的,是摆放在一处帐篷内的电脑。

  “这又是何物?”

  队长登时奇道:“看这样式,颇有点像是‘水幕镜’,难不成那仙天来客还有什么传讯意欲留给我等?”

  “会不会是陷阱?”有谨慎的卫士皱眉道:“比如说惑心迷乱之术,便可以此为中介施展……”

  “无妨,做好准备,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下令全员戒备,而电脑屏幕这等东西对于聪明人来说,即便从未见过也不难打开,很快,这位南天卫队长便开启了屏幕,令早已预载完毕的视频开始播放。

  而视频的内容很简单。

  不过是‘烛昼’在各个境界,与各个强敌战斗留下的录像罢了。

  南海……昆仑秘境……兽神界……提丰界域……月球……木卫一……

  视频大多比较短暂,而且有些模糊,但也正因为如此,看得出这些视频并没有经过剪辑和修改。

  从最开始的雷法,一直到最后足以崩坏地壳的阴阳之炁吐息,令诸位南天卫的目光,从不以为然,逐渐变成了如临大敌,直至最后的匪夷所思和目瞪口呆。

  “呃……这,这又是何等神龙,居然有如此威势……”

  咽了口口水,看完视频后,这位南天卫队长顿时感觉浑身燥热,脊背处冷汗直流——正因为他实力不弱,所以才能看出,视频中的怪异神龙,其实力赫然已经抵达地仙巅峰,哪怕就是说天仙也未尝不可。

  特效?虚假?

  不不不,这种东西,那些灵气变动的轨迹,无数灵光汇聚的细节,根本不是特效和幻术可以模拟的。

  到不如说,倘若真的能模拟出这种细节出来,那仙天的技术力也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那比对方真的有这样一位强者还要更加恐怖!

  “这并非我等可以妄论之事!”

  将屏幕关闭,南天卫队长严肃无比地环视周围所有同样震撼无比的队员,深吸一口气,将这电脑收纳起来,然后沉声道:“速速返回,我要将这机密要物,奉给玄帝陛下一观!”

  就在探索队的众人于九玄界急速逃亡,而南天卫以最快速度,将记录有苏昼历次战斗讯息的电脑送至九玄王庭之时。

  地球宇宙,月球。

  “话说回来,阿昼,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龙身形态,已经被做成‘辟邪符咒’,挂在许多闹鬼的妖邪之地了?”

  巨大的神木战舰的枝干上,有一位青年正轻笑着坐在神木的枝头,调侃着自己友人如今的模样:“而现在你又多了一个神木形态——好家伙,一文一武,对联挂像都可以走起来了!”

  “哈哈,我倒是不介意,过段时间,我再变个神鸟形态,看看他们还能编出些什么神话传说出来!”

  而神木战舰中的神念传讯也满是诙谐。

  苏昼显然是知道如今偃圣正在为如何圆‘烛昼’各异的形态而大感头疼,他对此自然是感觉颇为有趣,打算等有时间后,便依次将自己的海战形态和适应战形态全部都拿出来展现一下。

  到时候,他倒是要看看,正国安全局的信息管理科,到底要怎么编撰,才能把烛昼的神话传说给圆回来!

  来者自然是邵启明,从知道苏昼自异世界归来后,他便直接申请了月球挪移大阵,于第一时间来到神木战舰所在之地。

  两人能谈的事情很多,首先便是完美世界之行的见闻——明正德的执念和决心,无论是说几次,苏昼都觉得深感钦佩,而且他也逐渐有些明白,为什么伟大存在总是喜欢在人间施行,寻觅自己的眷属与立约者。

  “怎么说,打个比方,就像是在芸芸众生中找到一个最适合自己道路的人,然后将其培养成可以完全理解自己的强大存在——养小号的乐趣,即便是我也懂。”

  “不仅仅是证明自己的正确,能成为伟大存在眷属的个体,毫无疑问也是最受祂们喜爱的心智,能够让自己欣赏的存在变得强大,最终超越时空,站在自己的身旁,也是属于扩展自己道路的一种方法。”

  在最开始和雅拉立约时,苏昼其实也困惑过,为什么雅拉这样一个如此强大的存在,会和自己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俗人类立约?理论上来说,即便是天尊,乃至于始源真龙那等返虚道一之境的存在,也不过是祂们的投影,几近于蝼蚁,一念之间恐怕就能倾覆亿亿万万。

  再怎么受创极重,依照祂们的骄傲,又岂能和比蝼蚁还渺小,比灰尘还微不足道的凡人随意地交流?

  尤其是大道之树,那等随和的模样,以及听上去,似乎和自己的眷族关系极好,还会自己去唱眷族为祂写的赞词,无论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

  但后来,苏昼却逐渐明白了过来:正因为伟大存在们有着足以改变万事万物的伟力,所以祂们对‘现在的力量’并不看重。

  因为有着无限的时间和无限的力量,所以反倒是心智的独特更令祂们欣赏。

  弱小?只要给予几乎无限的时间,再怎么愚钝不堪的生命,都将拥有足有创造宇宙的力量。

  虽然这个几乎无限的时间甚至可能,或者说必定超越了整个宇宙的自然寿命,但对于伟大存在们而言,这和一瞬没有区别,祂们不在乎这点微毫的小事。

  天赋可以改造,心智可以教育,理念可以引导,力量可以积累,没有什么是伟大存在们做不到的,祂们是真正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无有约束,无所不能的存在。

  真正可以约束祂们的,其实就是祂们自己愿不愿意。

  所以,如果祂们想,就可以和凡人交流,看着蚂蚁建巢,变化成一点尘埃,一滴雨水,旁观世间万物的发展。

  只要祂们想,就可以展现出无数种面相,无数种姿态,用无数种方法,影响着无数世界的走向

  伟大存在,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这是一个没有‘应该’的问题,答案只有祂们自己知道。

  换而言之,难道会有人用自己的想法,妄谈伟大存在应该做什么,应该是什么样子,觉得祂们应该威严,高高在上,应该蔑视一切蝼蚁吗?

  苏昼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么蠢的人才对。

  所以,越是理解祂们,青年越是对这样的存在感到好奇,他想要更进一步地变得强大起来,尽可能地去理解这些仅仅是存在,就可以影响多元宇宙,造就种种恶果,也能造就种种善果的心智。

  某种意义上而言,追逐着伟大存在们的正确,并以此寻找自己的正确,就是苏昼的求道之路。

  对此,邵启明也是颇为向往,但他也很明白,正因为伟大存在们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所以祂们中会有着大道之树,完美这等热爱生命,期待美好的,自然也会有雅拉和先驱这种非善非恶,混沌一片,只求探索未知,无论手段好坏的。

  与之同理,如若有对于人类而言极恶的伟大存在,那似乎也并不奇怪?

  “阿昼,现在你遇到的诸多伟大存在,本质上都心怀善意,祂们热爱众生,只是因为对未来发展道路的不同所以才有冲突。”

  如此说道,有着木质长发的青年此刻语气带着一些忧虑:“但,你未来,只要继续去尝试弥补伟大封印,那必然会遇到那些‘恶意’的存在吧?”

  “那个时候,就连交涉都办不到,更无法让祂们认同你和雅拉的计划……那样的话,该如何是好?”

  “那就暂且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了——至少目前为止,除却疑似有这个可能的黄昏外,我所见到的伟大存在,都对众生充满着‘爱’。”

  轻叹一声,苏昼的语气带着一丝复杂:“只是祂们的爱很难被普通的生命认知,理解,故而显得十分可怖。”

  但说到了这里,青年的语气又恢复了开朗:“反正不是现在需要担心的事情——雅拉比我了解的多,祂肯定不会让我在现在就去那些恶意存在所在的封印世界,肯定是要等我有了足够应对的力量之后,才会引导我前去。”

  “对不对,雅拉?”

  “你聪明,行了吧。”

  蛇灵缠绕在智慧树的枝头,祂打了个哈欠,颇为无奈地啧啧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罢了罢了,反正所有生命都免不了猜测这一环。”

  如今,苏昼化身的战舰神木,已经停止了继续成长,而是开始进行内部的细节调整。

  从远处眺望,战舰神木是一株足足有三公里高的庞然大物,它有着类似菱形的不规则银色树干,看上去更像是晶柱,而并非是有机生命。

  庞然如山的树干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图腾和符文,苏昼所拥有的所有传承,基本都可以在这些超巨型符文法阵上找到踪影——烛龙阴阳密藏是动力系统,周天岚种是辅助调控系统,雷法是控制系统,而阴阳轮转不朽法负责战舰的自我再生,大五行灭绝神光是战舰的武器系统标配……

  可以看得出来,倘若这一株神木真的起飞进入宇宙,那么它的树枝可以变成类似于伞骨那样的防护罩亦或是冲角,亦或是在宇宙中飘荡捕获能量的触须,而它的根系将会变形,化作辅助动力系统,将战舰的速度加速至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这样一座战舰,或者说,一座如山一般的宇宙要塞,就是如今苏昼正在尝试调试,进行逐步调整的【烛昼·战舰形态版本】!

  邵启明对此的评价,是‘这还蛮夸张的’。再多的话也说不出来什么,毕竟这玩意着实超越了绝大部分地球人的想象力。

  而瑟诺斯提亚文明的大使,塔因·先知的评价更加简单直接:【这起码能比得上一支完整的泰坦·战列巡洋舰舰队!或许不止一支。】

  其实苏昼在这方面,还真的需要感谢一下瑟洛斯提亚文明,毕竟没有他们的战舰殖装,苏昼一时半会还想不到自己也可以变个战舰。

  有机会,他肯定会去去瑟诺斯提亚文明那边,交换一下有关于战舰殖装的技术。

  邵启明来到月球,倒也不仅仅是聊天,他主要是为了观察苏昼现在伤势如何,并且和苏昼说一下如今地球上,诸多竞技大赛的情况。

  显然,苏昼现在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那么他便可以放下心,说一说正事。

  “全球范围内的竞技热潮,的确引发了整个地球民众的热情,而大量高等级的战斗录像流出,同样促进了各种特殊战技的普及和进步。”

  在邵启明的描述下,苏昼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整个地球的民间修行界,在自己离开的这八个月中,发生了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的世界,是彻底的信息时代,和古代不同,独家秘技这种东西以及几乎不存在,只要上场在擂台上用了出来,便有数百万乃至于更多双眼睛会在此之后对其进行分析解构。

  而如若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秘技而不使用,那却又和参与竞技的目的背道而驰——创造战技就是为了胜利,在极少有生死搏斗的现代社会,官方主持,有着丰厚奖励的竞技大赛,就是使用自家奥义夺取胜利的最佳场合。

  的确,破解的人很多,但反过来,这也促进了许多修者不再躺在先祖的功劳簿上,开始自己绞尽脑汁,思考如何改革自家秘法的漏洞,亦或是设计更加别出心裁的战技和奥义。

  而因为种种技巧的流出和扩散,这也令许多原本没有传承的人,有了足够的素材和经验,可以从中提炼出自己需要的菁华,来进行自我提升。

  短短的半年多的时间,整个地球民间的战斗技艺,就有了一个飞跃性的提升——至少那些想要战斗,想要提升自己的人,都有了极其明显的进步。

  虽然说,看录像只不过是云经验,云技巧,但云总比不云来得好,更何况,都去云了,谁知道未来他们会不会进行实战,将云来的技巧和经验,变成真正的实力?

  这就是革新。

  也是苏昼和邵启明之所以展开全球综艺竞技的目的。

  只需要一个引子,人类内心深处的好胜心,争斗心和好奇心,就会带领他们走向进步——虽然也有可能会走向毁灭,但各国官方和苏昼都不会坐任那种情况的发生。

  “很好,看来,只要我痊愈伤势之后,便可以将在完美世界创造出的‘五德麒麟法’和‘阴阳轮转不朽法’扩散了。”

  听见这个消息,苏昼自然是欣慰无比。

  他从不害怕别人追上自己,亦或是自己创造出的技巧被其他人学去,他害怕的是自己没办法从别人身上学到新东西,整个世界死寂一片,互相戒备隐藏。

  不断进步,不断活性化的世界和人类社会,即便是对于一位天仙而言,也是非常重要和珍贵的,即便天仙可以分化万千念头,有着不可思议的计算力,但众生的智慧的确可以在最大程度上避免知见障,迸发出更多的灵感火花。

  而他之所以要普及五德麒麟法和轮转不朽法,也是为了加速这一过程。

  这两种修法,作为即便是萨拉这种虫人小姑娘都可以学会的质朴法门,乃是世间一等一的筑基,延寿之法。

  虽然说轮转不朽法在没有完美世界始源真龙吸引生命力的时候,修行的效率会大大降低,但是增强生命力和再生能力,让所有人地球人都变成打不死的小强,就像是搞笑漫画那样从十几层楼掉下去也不会摔死的存在,却是毫无问题。

  这样一来,就可以让更多的人成为修者,且让战斗后痊愈的时间变得更短,切磋交锋变得更加频繁。

  这就是苏昼改造世界,让整个地球文明变得更好的方法。

  “除此之外,咱们这个全球竞技大赛,真的是找到了不少隐藏的家伙。”

  说到这里,邵启明也是颇为兴奋,他拿起自己的代理终端,为苏昼展示了一个名单:“整个地球上,有为数不少的先驱者空间探索者,他们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参加了我们的竞技大赛——这些人大多都身具一些异世界的战技和传承,和地球上的修法融合,引发了不少全新的潮流。”

  “目前看来,整个地球上,居然有接近一千多名先驱者空间探索者,这个数量相当不正常!”

  “有一说一,确实。”

  苏昼闻言,巨大的战舰神木不禁微微摇晃枝干,就像是皱眉那般。

  虽然说先驱和完美以及雅拉不同,对于眷族的要求没有那么别扭和精益求精,但却也不至于像是神木那样几乎谁都可以。

  一颗星球上就有一千多名,这密度显然太高了。

  要知道,每一个先驱者空间探索者,其潜力都相当高,如果他们愿意,每个人都可以像是蚁人巫妖那样,在自己的老家制造出轩然大波。

  虽然说,因为苏昼和各国官方的严密看守,令众多探索者不敢作乱,但谁知道这一千多名探索者中会不会出现几个疯子,作出把异世界的瘟疫丧尸病毒带到地球这等非常‘先驱行为’的事情呢?

  “这倒是不奇怪。”

  对此,反倒是雅拉主动开口,祂难得语气严肃地说道:“你们地球本身,其实非常符合先驱的‘圣地’条件——换而言之,就是天生具备通向多个未知世界的时空通道,非常容易满足先驱的探索精神。”

  “既然如此,多一点先驱的探索者,其实也不奇怪,毕竟地球上多了说几百个时空门,探索者的密度自然也是其他星球的几百倍。”

  “除此之外……天神刻度本身就是伟大封印相关传送系统的一部分,这也和先驱的本质有着相似之处。”

  说到这里,赤色的蛇灵轻笑一声:“就像是瑟拉斯提亚人的银河之星,会引来众多相关的伟大存在眷族那样,天神刻度大概也是如此吧。”

  “虽然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果然很头疼……”

  对此,苏昼也是颇为无奈,他长叹一口气,令整颗战舰神木微微晃动:“过段时间,解决掉地球这边的事情后,也是时候该去先驱者空间那边看看了——虽然不一定有用,但对于这些未知狂热爱好者来说,总要有点限制才行。”

  “恰好,我在那边还留了一点暗手,如今我进阶至不朽天仙之境,对那隐约的革新之种感应更加清晰。”

  略微感应了一下后,苏昼微微点头。

  源自于轮回空间的先驱碳素这,蚁人巫妖安森特,现在也是霸主地仙之境,看来他最近这段时间也没有懈怠,实力提升的很快。

  过段时间,见过九溟和邵霜月小妹两位自己这边的先驱探索者后,苏昼觉得,自己也该试试从另外一个角度,进入先驱者空间看看了。

  顺便也尝试一下,不依靠天神刻度的传颂,在虚空中探索的感觉!

  如今,和自己的友人交流过后,青年也算是对如今的地球和宇宙局势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

  相关的话题,已经结束。

  此刻,邵启明差不多也该回地球了。

  他现在除却修行,狩猎全世界各地的危险天神眷族外,还是一位大集团的总裁,没有多少闲暇时间可以浪费。

  不过,在临走之前,邵启明还是被苏昼叫住。

  “话说回来。”

  他现在兴致勃勃地对邵启明道:“我自完美哪里,拿到一个馈赠……目前来看,它似乎是某种记录信息的奇物,但这玩意似乎没办法单独一个人,亦或是在我的灵魂空间中使用,必须要要有一个现实中的目标。”

  “启明,你要不要试试?”

  “哦?”

  闻言,即便是邵启明也提起了兴趣。

  一位伟大存在的馈赠,究竟是什么效果?他也很想知道这一点。

  所以青年便爽快地开口:“那就试试!”

  “好!”

  既然得到了同意,那苏昼便从自己的灵魂空间中,拿出了介于灵体和物质之间,由完美留下的那一本‘书’。

  从苏昼的体内脱离后,这本书终于结束了之前那尘封的状态,它漂浮在半空中,主动地打开,然后,就这样,对准一脸好奇的邵启明,开始自动翻阅了起来。

  【般若之书已启动,开始自动收集资讯中……】

  隐约间,苏昼可以听见这样的声音,从书中传来。

  “般若之书?这书和完美的至高传承,‘般若纹’有什么关系吗?”

  第一时间,苏昼的想法就是这个,但很快,一连串地详细信息,便从书中回馈至他的脑海,令他停止了相关的联想。

  【姓名:邵启明】

  【年龄:22岁】

  【天赋:卓绝】

  【种族:原初封印宇宙地球人族】

  【修为:统领人仙】

  【历史信息:……】

  【完美推演:……】

  般若之书中的种种数据,都非常详细,仅仅是年龄,就精确到了秒的地步,还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增长,那个原初封印宇宙地球人族,还细分到了‘世界岛东大陆正国南方亚种’这种详实到有些过分的地步。

  而修为更是详细:般若之书中对修为的划分,甚至精确到了邵启明倘若依照现在的进度继续修行下去,将会在830天后抵达统领阶巅峰,可以开始展开针对突破地仙境界的修行,而如果不出意外,在那时的473天后,邵启明就可以突破至地仙境界。

  也就是说,差不多三年半后,邵启明便可以突破至地仙。

  这个速度,已经很快了,毕竟和苏昼不同,邵启明是真的从零开始修行,即便是吃了好几颗智慧果,又有苏昼的帮助,但只靠区区八年多的时间就进阶仙神,这个速度也是匪夷所思一级。

  至于历史信息,便是邵启明其人的过去,除却没有对内心想法进行描述外,般若之书基本上是以第三者的视角完全描述了邵启明的一生,而依照苏昼这位发小的视角来看,这般若之书居然半点差多都没有,基本上就像是图鉴那样,将自己友人的方方面面都彻底概括了出来。

  但是,最重要的,却还是那个完美推演。

  一看到那里,苏昼登时眉头紧皱。

  “怪事!”

  他不禁喃喃自语:“怎会如此?”

  并非是苏昼夸张,而是他真的从般若之书的推演中,看见了令他感觉颇为匪夷所思的信息。

  “般若之书的完美推演,是将我排除在外的推演,可以大大提升推演的准确率。”

  “在推演中,13%的可能,启明未来将会成为通过种种方法,以暗实力统治大半个世界的企业帝王,将整个地球带向不可避免的反乌托邦巨企社会。”

  “29%的可能,启明未来将会成为一种全新的神木,并在地球文明宇宙殖民的过程中占据一整颗生命星球,进阶为太虚神木,独自一人带着星球遨游虚空,成为游荡在群星间的存在。”

  “24%的可能,启明未来将会联通众多盟友,组建百人委员会,统治整个地球文明,施行近乎独裁的黑暗政策……”

  “34%的可能,启明未来会成为圣席的一员,并建立起自己巨大的地下帝国,将邵家化作正国最大的超凡世家之一……”

  说是百分之百,实际上,还有许多细微的可能性分支:比如说邵启明成为地球最强者,展开极权独裁的可能;比如邵启明进入先驱者空间,成为最强最恶冒险者的可能;再比如说邵启明堕入黑暗,展开的人类补完计划……

  每一个可能,都是一种相对于邵启明而言的完美,换而言之,倘若邵启明的人生一帆风顺,他就会有可能成为那样的存在。

  这便是‘完美推演’的本意,从众多可能性中,寻找出最完美的那一个。

  但显然,般若之书的这个功能,如此遭到了质疑。

  “不是吧?”

  看到这里,苏昼顿时皱起眉头,他有些匪夷所思地摇了摇头:“这显然不对吧?!”

  “启明明明这么温文儒雅,和善近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通向黑暗的可能?!”

  “这完美推演怎么回事,般若之书真的正常吗?”

  “这合理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