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五章 九玄神木 上 (6400)

第二十五章 九玄神木 上 (6400)

  “真没想到,明明是‘生命教派’,但却不歧视巫妖,反倒认为,这也是生命延续的一种……这次这个任务世界的文明确与众不同,长见识了!”

  先驱者空间,独立个人空间。

  伴随着时空扭曲的光芒,一个高大的人影在淡蓝色的传送光辉中走出。

  他浑身流动着几近于实质化的负能量魔力,兜帽下有两点森然的冷光闪烁。

  那赫然是死灵才会有独特的魂光。

  如此低声自语,蚁人巫妖安森特自任务世界归来,他虽然身上的衣袍都破损,被长袍遮掩住的骨架上满是疮痍,甚至就连核心骨板都破碎了不少。

  可即便如此,他的语气仍然带着见识了新事物的喜悦。

  “只是可惜了,这一次世界观探索仍然没到百分之百……不知为何,生命教派和其他相关教派总是对星空忌讳莫深,以至于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拦所有离开本星球的人……这点只能等下次任务再探索了。”

  “空间,修复我的所有伤势!”

  感慨了一下这一次的任务世界,【晦暗之星】的相关任务过程后,安森特便依照惯例,呼叫空间的治疗。

  为了对抗诸多教派的联手围剿,将自己制造的‘宇宙飞船’送入外太空,完成这一次的空间任务,安森特以自己为诱饵,吸引了任务世界绝大部分敌人的火力,最终用自己的魂体傀儡驾驶飞船,收集到了近地轨道上的星球景色。

  理论上来说,完成了任务,又拿到了整个任务世界的星球地图,世界探索率就算没有百分之百,至少也该有个百分之七八十。

  但是这一次却意外的连百分之五十没有,令安森特颇为头疼:“看来问题就出在那些教派上——他们昔日绝对是一个宇宙文明,但是却因为某种原因自我封印在星球上。”

  “这一点应该很重要,可我受伤颇重,只能选择完成任务后当场回归了。”

  “哎,可惜,空间的任务,当真是越来越难了。”

  一声长叹后,随着先驱空间收回了治疗光柱,安森特原本的重伤之躯当场自愈完毕。

  先驱空间什么都好,既没有强制任务,也没有养蛊斗殴,哪怕是兑换也是一分钱一分货,没有任何假冒伪劣。

  虽然说,有‘探索者自创了某种技能亦或是血脉,结果第二天就在兑换列表找到了相应技能和血脉’这种事,但毕竟都是先驱眷族,大家都不在意,甚至还颇以为荣。

  ——怎么样,我厉害吧!就连空间都承认我了!

  可是,即便如此,先驱空间仍有一点,令众多探索者抓狂。

  那就是会设计很多任务,但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没办法在一次任务内完成这点。

  就好比安森特经历的这一次任务——【晦暗之星】世界中,一共有二十二个教派,也就是二十二条成神之路,一次任务时间,哪怕安森特再怎么努力去结交刷好感,也不可能将所有教派的秘密和背后历史完全探知。

  即便是完成了理论上的最终任务,将自己制造的宇宙飞船送入太空,拍摄下了整个星球的全景照,安森特的探索度仍然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

  这感觉很难形容,倘若是地球人的话,或许感觉就是一个游戏有很多成就,但却没办法全部达成那样吧。

  强迫症和探索者感觉都很难受。

  而且,不仅仅如此。

  随着探索者的实力变强,空间安排的任务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越来越复杂。

  最初始,刚刚进入空间时,探索者的任务大多都是自由探索,只需要四处转转,自己顺应心情去寻找自己知道的东西去探求就行。

  但是当实力抵达统领阶后,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因为到了这个级别的实力,足以对大部分没有超出自己世界和母星的文明施加影响,所以他们的任务也会从个人,区域级,直接跳跃到国家,文明级。

  这期间的任务复杂程度的跳跃,不亚于让刚刚学会加减乘除的小学生去证明ABC猜想,亦或是让刚刚学会补刀的MOBA游戏新手去打顶分局天梯。

  ——当然,更重要的是,随着实力进步,逐渐在探索者们眼前展现的空间本质。

  那就是,让探索者们,去探索一些普通人,普通强者根本办不到,也不想去办的事情。

  “就好比我老家那边……老家那边,显然隐藏着很多非常恐怖的秘密。”

  想到这里,蚁人巫妖不禁长叹一口气,他坐在自己个人空间中为自己常备的椅子上,然后陷入思索:“即便是六位水之神,在那秘密的守护者面前,也不过是瞬间被消灭的下场罢了。”

  “依照我进入霸主阶没多久实力来看,在那秘密守护者的面前,恐怕一招都撑不下来。”

  自轮回世界的计划失败以来,安森特就再也没有回到过故乡,他很清楚,自己对自己的家乡其实一无所知,而自己在自大下引出的那些敌人和强大的存在如果想,就可以轻易将自己消灭。

  自己再怎么谋划万千,借助空间的力量也无用,空间只是一个平台,祂只是提供给所有探索者探索和变强的机会,而并非是庇护者。

  空间的本质,就是让他们去探索这些蕴含着极大秘密的世界,揭露那些隐秘的真相。

  是的,这样的任务非常困难,而且世界也尤其危险。

  但是怎么说呢……

  这样……反而让人感觉非常好奇!

  只是就算是好奇,探索者也不会随意去做浪费和消遣自己生命的事情,所以安森特在成为不朽者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回老家看情况的。

  “等等……不朽阶真的保险吗?”

  想到这里,蚁人巫妖不禁又叹了口气:“唤醒伟大这个,听上去就不太像是什么正经任务啊……隐隐约约,感觉触碰到了空间之所以创立的真相。”

  “那些一个个恐怖又神秘的任务,唤醒什么伟大存在,这就是空间的目的吧?反倒是探索世界什么的,看上去反倒是顺带的。”

  安森特并非只在自己老家接到过与伟大存在相关的任务。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曾经在一个星海世界【创世十星】和一个古典魔幻世界【历战之门】中,分别触发了【唤醒伟大·协同】和【唤醒伟大·平衡】的相关任务。

  而那些世界,哪怕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水很深。

  创世十星的世界,似乎没有遭遇魔潮断绝,不朽阶强者,乃至于不朽阶之上的强者都数目繁多。

  而历战之门中,更是终日爆发以位面为单位的时空血战,龙,恶魔,天神和祂们的追随者打成一团乱麻。

  这种等级的高能世界,和自己老家那种,表面上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脆弱的濒危小世界完全不一样。

  “哎,真想知道啊……这些唤醒伟大的任务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座椅上站立起身,蚁人巫妖的语气充满了期待:“迄今为止,这些任务的进度条全部都是零,而依照我的情报,其他探索者的进度也没有一个能超过百分之五……任重而道远啊!”

  【真的想知道吗?】

  突然,有一个声音,从安森特的灵魂深处响起,语气耐人寻味:【安森特,你确定,你想要知道有关于伟大存在的事情吗?】

  “是谁?!”

  而听见这个仿佛从自己体内传出的声音后,蚁人巫妖瞬间就警醒了起来,抬起手,他立刻对自己释放了‘钢铁意志’‘灵魂净化’‘强制驱散’等相关的法术,然后又用亡灵特有的秘法探查了一次自己的魂火。

  可结果却一无所获。

  随后,他又听见,那光明正大,没有半点隐藏感的声音响起。

  【至于我是谁……我是烛昼。】

  【就和你想的那样,你在轮回世界遇到的那位。】

  ——居然,居然是那个有着骷髅标志,根本不可能力敌的原初烛昼?!

  霎时间,安森特感觉感觉自己的触须僵硬了起来……他可没忘记那头原初烛昼如同踩死蚂蚁那样,直接将六位刚刚进阶的水之神全部轰杀的模样!

  居然,居然在那个时候,对方就已经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暗手,甚至侵入了先驱者空间吗!?

  空间究竟在干什么,怎么会让这个家伙进来!

  很显然,安森特并不知道,先驱者空间对于这种探索行为从未有任何抗拒的限制。

  探索部分好坏,只要是探索,祂就都允许。

  尤其是苏昼,祂巴不得苏昼也加入先驱者空间,成为一名探索者,又怎么会妨碍对方进入?

  不过,蚁人巫妖毕竟也是身经百战,见识的多了,他经历过不少大场面,故而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好吧,烛昼,烛昼阁下。”

  深呼吸一次,安森特将自己跃动的魂火平复,他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想必现在,您应该也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有空间相关的事宜……那么能否告诉我,您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说出这句话时,安森特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毕竟都已经这个局面了,他还能做什么?他甚至就连对方是怎么给自己下的暗手都不清楚,又怎么可能反抗对方?

  反正探索者只需要探索未知,又不需要骨气足,骨头硬,该服软就服软,不丢人。

  【合作。】

  威严的声音响起,语气直截了当,且不容拒绝,但内容却令安森特微微一愣:【你给我我想要的,我给予你力量。】

  “这么……这么简单?”

  似乎是感应到了安森特颇为不敢置信,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一个骗局的思绪,苏昼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简单世界:【我可以给你力量,好处,传承,乃至于众多赐福……而你,需要为我服务,为我提供先驱者空间独有的信息。】

  【你为我服务,对你有好处,对我也有好处。这种双方都能进步的好事,便是革新之道的体现。】

  “这……”

  一时间,安森特甚至犹豫了。

  并非是因为畏惧烛昼的危险而犹豫,而是因为这个条件过于优厚,而且冲击也太强,所以才犹豫。

  ——怎么会?原初烛昼废了那么大力量,才将触须伸入先驱者空间……他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和我合作吗?

  众所周知,免费的才是最贵的,看上去赚的才是最容易吃亏的,安森特觉得,事情应该不至于那么简单才对。

  【事情没有那么复杂才对——我想要达成我的目的,所以不介意付出一点好处,换取你用最快的速度,最稳妥的方法,让我完成我的目标。】

  感应到显然有些想太多的安森特的思维,源自于灵魂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不满:【如若你不相信,那么大可以向先驱者空间兑换契约来见证。】

  【现在便将我需要的东西告诉你吧——我需要所有你能找到的,有关于‘世界树’的世界的资料。】

  【这个资料,在其他世界很难找到,需要花费很大功夫,但是在先驱者空间的数量却绝对不可能少,你只需要将那些资料汇总给我就行,不需要任何其他多余的行动。】

  “就这样?”

  蚁人巫妖面露震惊之色,他是真的没想到苏昼的目标居然只是这个。

  但很快,他就理解了这点。

  先驱者空间中的资源,对于众多没有自己私人后勤势力亦或是世界的探索者而言,是非常珍贵的,但是对于那些多元宇宙中的强者来说,他们想要的,不需要先驱者空间也能拿到,空间在这方面的优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反倒是,空间独有的一个个异世界的情报,却是非常的有用,因为以多元宇宙的广袤无垠,即便是强者,在没有相关的情报引导下,想要在无限的世界中寻觅到自己想要的世界坐标,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唯独先驱者空间,拥有这个多元宇宙最多的世界坐标情报,也难怪原初烛昼会看上这一点了。

  “呼——”

  深安森特深吸一口气——虽然巫妖根本不需要呼吸——然后,他便开口,沉声道道:“没问题,烛昼阁下。”

  “实际上,不需要契约,我不需要回报,也会为您提供这些情报……就当是当初,您留了我一条小命的回报吧。”

  既然原初烛昼能给自己下暗手,那就代表对方那时候肯定能杀了自己,不管理由如何,自己被留下一条小命也是事实。

  【你在教我做事?】

  但是苏昼的反问简单利落:【用最快的速度将情报给我就行,其他的毋庸多言。】

  “好,好吧……”

  至此,被噎住的蚁人巫妖也不敢继续说话,只能畏惧地轻叹一口气,然后开始筹备有关于世界树世界的相关情报。

  筹备的过程并不长,世界的情报可以直接从空间兑换列表中寻找,而细节方面也可以去‘独立交易世界·乌托邦’这种独立空间,去其他探索队冒险团的驻地开悬赏询问。

  差不多也就是四五个小时后,携带大量资料的安森特便回到了自己的个人空间,然后开始将这些资料一一过目,传讯给不知道潜伏在自己灵魂哪里的那位原初烛昼。

  【原来如此……看来世界树的世界为数不少,不过大部分都非常相似,有着较大差异性的世界群,主要有四个啊。】

  将情报阅览了一边,苏昼沉吟道:【第一种,世界树腐化,以至于妖魔遍地,丧尸,邪鬼,各式各样的怪物阴魔出没的‘末日之树’世界。】

  【第二种,世界树被摧毁,以至于世界末日,诸神黄昏,众多强者或是力挽天倾,或是与造成世界树死亡的邪神发起最终圣战的‘死寂之树’世界。】

  【第三种,世界树庇护一界,与来自外界的黄昏邪魔对抗,双方互相纠缠战斗,主题就是无尽对抗的,‘庇护之树’世界。】

  【最后一种,世界树扎根于虚空,转换虚无,茁壮成长,壮大世界和众生,抚育万千族裔的和平世界,‘开辟之树’世界。】

  【这些都是世界树的世界。】

  安森特的资料很全面,基本上,先驱者空间中已有的,还有众多探索者知道的,有关于神木的世界,都在其中。

  当然,其中混杂有不少大道之树的世界,安森特分辨不出两者的区别,不过苏昼自己能看得出来。

  目前来看,世界树的情况虽然不妙,但也不算太差。

  依照几率来看,多元宇宙众多世界中,世界树劣势的可能性为四分之二,占据了一般,而均势是四分之一,优势是四分之一,还没到最危机的时刻。

  但是,比较遗憾的是,这些世界树世界的等级,显然都有些低……依照情报来看,众多探索者经历的任务世界,其中最强者也不过是天仙,虽然偶尔有几个看上去似乎是原初世界等级的大世界,但却和世界树无关。

  而且,绝大部分世界,依照雅拉的话来说,就是‘战斗都已经结束了,再去也改变不了结果’……已经没有多少价值了。

  所以,在一阵沉吟后,再次借助安森特心中的那一丝已经融入灵魂的‘万世革新之力’,苏昼沉声道:【你做的很好,安森特,这些资料非常全面。】

  【但是,是否有能级更高,而且没有其他人经历过的世界树相关世界?能级等级……大概和你曾经经历过的‘创世十星’差不多就行了。】

  “啊,这……这有点难。”

  闻言,安森特登时面露难色——他并非是不想答应,而是这的确太难了:“虽然说,空间的确提供定点决定相关任务世界的服务,但是那不仅昂贵,还需要相关的‘引子’亦或是‘线索’。”

  “我曾经去过的‘创世十星’世界,就是因为曾经在一个任务中,击杀了某位很强大的首领敌人,从他的身上得到了相关的‘线索’和‘任务’,这才能前往那个世界的。”

  “而世界树相关的世界……我经历的比较少,也没有遇到首领敌人,所以并没有从中得到过任何线索。”

  安森特说的委婉,可意思很简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遇到都没遇到过,真的没办法在这方面帮忙了。

  不过,他帮的忙已经足够大了。

  【线索……难不成,是眷族身上的气息?】

  虽然说称呼不同,但是苏昼听上去却很熟悉——先驱者空间这一套,和天神刻度有着莫名的相似之处,它们都需要相关伟大存在眷族的气息,才能直接联通相关的世界。

  但是,倘若想要去原初世界的话,天神刻度需要的,至少是‘高等级眷族’的气息才行,就好比白映雪那种,才能联通完美的原初世界。

  而先驱者空间,听上去似乎是直接随便哪个眷族气息作为线索就行了?

  倒也不愧是专精四处探索的伟大存在,在这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

  【看来,不仅仅是世界树,就连黄昏的原初世界,我说不定也能找过去吗……昔日寂静者留下的恶魂,我倒是留下了一点气息,作为黄昏眷族,他的气息应该足够了。】

  【不过残留的太久,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假如有足够新鲜的黄昏眷族让我来杀就好了,这样世界树和黄昏两手准备,更加稳妥一点。】

  综合情报,苏昼已经大致明白了先驱空间的运转方法,那就是凭借众多探索者在众多世界收集的各类线索和信息为基点,整个多元宇宙开花,然后急速探索众多伟大存在原初世界的所在。

  其中,有一部分比较安全,就安排探索者进入探索,尝试唤醒其中的伟大存在。

  而有些比较危险,就暂且封存。

  天神刻度虽然自由,不受约束,但是在效率方面,的确不如先驱空间。

  确定了这些情报后,苏昼本打算支付安森特这次收集情报的报酬,然后先回地球好好琢磨一下如何进行大道之树委托的任务,找到‘失踪’的世界树。

  但是,再一次浏览安森特给予的世界树世界相关情报时,他突然咦了一声。

  【等等……这一幕,有点熟悉啊?】

  苏昼的一声轻咦,令能听见他自语的安森特浑身甲壳一颤,但青年却没有在意这点,他的神念中充满了疑惑之意:【这个场景……怎么这么像是九玄界?】

  浮现在苏昼神念前的,正是一个世界树死亡,黄昏侵袭世界的‘死寂之树’世界。

  那是一片荒芜的大地,原本承天的巨木早已崩塌腐朽,只剩下诸多根系仍然残留着些许生机,在早已死去的世界中顽强地发芽,绽放,想要重新成长为完整的神木,再次赋予整个世界生机。

  但是很可惜,在死寂虚无的世界中,即便是神木也不可能再次壮大,无数神木树根只是看看破开了泥土,然后便停止了成长。

  这一幕,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片覆盖在大地上的,漆黑的森林。

  简直就和九玄界地表……那在无灵世界中,支撑了数千年的漆黑森林一模一样!

  【好家伙,居然如此。】

  凝视着这一幕,苏昼的语气肃然,他沉声道:【九玄界这个天尊行宫,神造世界,真的是昔日仙神们,利用神木为基创造的?】

  【不,应该是改造。】

  【但不管怎么说,在那个世界里,难不成,也有一颗‘世界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