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四十一章 虚无之魂 上 (8000,第一更)

第四十一章 虚无之魂 上 (8000,第一更)

  远方罗斯128的表层仍在隆隆轰鸣。

  伊洛亚特抽取恒星能源为自己所用的行为显然对这颗红矮星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它的寿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可能会造成短时间内的快速消亡。

  不过一切都结束了。

  面对眼前正在逐渐溃散为漫天光点的噬星者尸骸,苏昼平静地松开了手。

  他手部的护臂很快就崩裂了,焦黑的植物根须破碎,就像是一团烟雾那般消散,露出了原本被包裹在外装甲和血肉下,只剩下焦黑外观,满是裂缝的晶体臂骨。

  毕竟苏昼双臂处的反物质引擎并非是月背处的巨型喷口,更是临时使用非核心神木材质塑造,防护能力的确不足,不可能在那么强的火力下支撑太久。

  但,哪怕仅仅是十几秒,却也完全足够。

  灭度斩星刃作为苏昼宇宙战·行星引擎殖装形态的必杀一击,威力的确强横无匹。

  被强化过的反物质喷流足以摧毁噬星者的外壳,并且将其内部构造完全灼烧殆尽,内部蕴含的都天神雷更是连灵魂都能湮灭殆尽,正可谓是万事万物都可一刀两断的至强一击。

  而且说实话。

  灭度斩星刃正如其名,的确就是只能斩的到行星的玩意儿。

  它的技术本质很简单,就是用行星发动机级的引擎催动一把超级大的热能切割刀……但是怎么把刀变得这么大,也是一门高深技术,而如何用这把刀砍到人,更是最为高深的技术。

  如果不是噬星者伊洛亚特对自己太过自信,以及背靠恒星汲取能源难以位移,单单就是斩星刃蓄力的时间,就足够苏昼同级的对手跑开起码上万公里。

  速度快点能化光遁逃的,百万公里都跑了——这能斩个毛线?

  自然只能斩星啦。

  “倒也不愧是黄昏眷族……”

  凝视着眼前已然粉碎的噬星者碎片,缓缓解除了神木殖装形态,苏昼将那一层已经彻底过载了的神木铠甲剥离。

  他不禁微微摇头:“倒还真的是不怕死。”

  不管对方之前再怎么喊教友救命,而且脑袋不好使。

  但归根结底,伊洛亚特是一位虚无教团成员。

  祂的战斗方法,显然和绝大部分修行者所履行的,‘保证自己的安全’这点核心思想,没有任何关系。

  如若说苏昼是仗着自己有不死血,有模块化躯体,有各种变身转移伤害,他也不会日常使用伤敌一千,自损一百的战斗方法——就这,他也不敢把损伤比抬的太高,因为一不小心玩脱了,不死血恐怕也救不了他。

  但是虚无教团的成员,祂们的战斗方法,可是将打不过就自爆锁定在了灵魂中的。

  也幸亏苏昼斩的快,不然噬星者必定上演一番这样的好戏。

  轰轰……震荡从恒星表层传来。

  结束沉思,苏昼侧过头,看见,罗斯128靠近战场的一侧,开始响起大量的日冕——炫目的火光就像是一条条飞腾而起的巨龙,贯穿过数百万米的距离,朝着遥远地宇宙深空延伸。

  恰好,有一道日冕朝着青年所在的方向席卷而来。

  但是苏昼并没有在意。

  高热的风暴就像是洪流一般飞驰,太阳风暴混杂着高热的恒星气体,能够轻易将一颗行星表层烧成岩石蒸汽。

  但是烛昼的躯体却屹立在这星体的狂潮中,宛如承受海浪拍击,却纹丝不动的礁石。

  无尽的光,和黑色的龙形,烙印在宇宙的真空中,仿佛永恒的印章。

  苏昼任由这风暴洗刷掉自己躯体表层的碎屑和粉末,如同沐浴一场难得的热水澡。

  地仙的力量,就可以在恒星上行走,在日冕中自保;而天仙的力量便可将宇宙中几乎所有自然现象忽视,进入恒星内部探索。

  天仙之上,更是可以将这原本一切生命的摇篮作为自己的能量源,像是噬星者那样的宇宙巨兽,包括以太龙在内,倘若进化成完全体,便都可以将它作为食物。

  【沙沙……元帅,你现在怎么样?】

  因为灵界的破碎,还有太阳风暴的肆虐,地球舰队花费了好一番力气才通过加固频率联通了苏昼:【我们观测到了非常可怕的爆炸现象,余波就连火夕星的地表都被摧毁了,真的非常恐怖。】

  【您没事吧?】

  “我没事。”

  听见汤缘熟悉的声音,苏昼笑了笑,他将目光从日冕和耀斑爆发现象越来越频繁的罗斯128上移开,然后有些带着歉意地说道:“就是,可能需要你转告一下向德,以及所有火夕人了。”

  “火夕星域的恒星……可能要炸了。”

  【啊?】

  一时间,所有听见这句话的地球舰队舰员,以及唯一一名火夕文明成员向德,便都齐齐呆愣了一瞬。

  我家的恒星,罗斯128……要炸了?

  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消息。

  噬星者伊洛亚特的存在,本来就动摇了这颗恒星的基础结构。

  众所周知,红矮星的燃烧方式和一般的黄色主序星不同,它的核心核聚变产生的物质和能量会在‘核心’-‘星体表面’两个部分循环移动,反复加热。

  再加上它的质量小,核反应不强烈,导致这种恒星的寿命极其漫长,可以轻易抵达数千亿乃至万亿年之久,是最稳定的恒星种类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噬星者会选择红矮星作为巢穴的原因。

  但是,星空巨蛋的存在,取代了这颗恒星一部分自我稳定的能力,成为了这颗星体的第二核心。

  这大大加速了它的核聚变现象,并且数千年间,伊洛亚特对恒星能量的豪放的吮吸吞食,令这颗本来就愈发脆弱的红矮星命不久矣。

  而当星空巨蛋破碎,月球的残骸四散,苏昼和噬星者大战后,两人掀起的余波虽然对于一颗恒星而言微不足道,可仍然引起了早就在恒星内部的循环往复的震荡,更进一步加速了它的自灭。

  事到如今,在苏昼的视角中,他眼前的这颗恒星基本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它即将加速燃烧,将质量挥发成星间物质,然后变成一颗棕矮星。

  因为质量过低,所以在这过程中不会发生超新星爆炸,这大概是不幸中的万幸。

  虽然说,倘若苏昼不来,火夕星一样要在噬星者制造的恒星爆炸中被烧成灰烬,不过归根结底,现在罗斯128的寿尽,和他的确有关系。

  【……这种事,怎么能怪您?】

  将这一消息消化,呆愣的向德不禁露出了苦笑,他长叹一口气,然后反而镇定了起来:【原本我们猜想的最好结局,就是八艘流浪方舟能正常启动,带着近千万火夕人离开绝地,在遥远的星海彼端找到重燃火种的星球……说白了,无非就赌博罢了。】

  【而现在,我们失去的不过是早就已经在心中放弃的家乡和恒星,得到的却六十五亿火夕人的幸存——切切实实的收获。】

  【我只能感谢您,元帅,是您帮助了我们走出我们无法走出的困境,拯救了所有人。】

  战舰之上,即便是苏昼没有看见,这位有着青龙血脉的火夕领袖还是对着苏昼所在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的确,火夕星被摧毁了——并即将在罗斯128的自灭中被灼烧殆尽。

  但是作为火夕人的故乡,那颗昔日已经迫近黄昏的星辰……将会永远铭记在火夕人的记忆,乃至于DNA之中!

  与此同时,苏昼感应到了,有一股及其精纯纯粹的愿力,正跨越时空,朝着自己投来。

  他不禁微微一笑。

  他当然知道,等到所有火夕人苏醒后,反应过来的六十五亿人感激敬仰的情绪,将会成为他又一个庞大的功德愿力来源。

  自然,这其中会有一部分不太正常的家伙会责怪他的存在导致火夕人失去了自己的家乡,这种人的数量不会少,毕竟六十五亿人里面没点傻逼,恐怕火夕文明早就成为银河系霸主了。

  不过这些,青年早已不在意。

  区区几十亿人的功德愿力,又岂能比得上一位天仙坚定的意志?

  但……勋章这种东西,没必要嫌它太多。

  苏昼现在露出微笑,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路见不平又帮到了不少人,以及成功将噬星者这个沉睡在地球文明坐卧之处的怪物挫骨扬灰。

  “现在,事情告一段落……也该看看,这些黄昏眷族究竟是在策划些什么了。”

  将心思暂时从地球舰队的频道中挪开,苏昼转过头,他看向身前,然后伸出手,将噬星者那颗过于庞大的恶魂牵引至自己的手中。

  噬星者伊洛亚特的恶魂,是迄今为止,苏昼所得到过最大的恶魂。

  这玩意直径长达两千四百米,虽然相较于原本直径二万公里的巨蛋,以及总长度超过十万米的噬星者·多头以太龙形态不值一提,可是相对于原本大多只有拳头大小的恶魂而言,简直可以说是大的不可思议。

  这不是魂球,而是魂山。

  哪怕是宇宙战形态,身高超过六千米的巨龙,在看见这恶魂的时候,也不禁感到苦恼。

  “这玩意究竟该怎么吃下去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苏昼最后的选择是制造出了一个大型吸管——足足有四百米长,中空的神木质长管——然后插入恶魂内。

  既然吃不掉,那就喝掉!

  一开始入口的感觉,异常寡淡无味,就像是混合了石灰的开水,带着干涩的口感。

  但很快,这种干涩就转换为了火辣,宛如恒星般灼热。

  这灼热顺着咽喉直入腹中,负熵的味道有点甘甜,带着淡淡的香气,令噬星者的恶魂味道有些接近高浓度的劣质白酒,但却更加的热辣,纯粹,但仍然带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涩味。

  【噬星者伊洛亚特的恶魂】

  【与同类相异,与众生相异,纯粹异类的恶魂。】

  【获得智慧却无法交流,肉体饱腹却精神空虚,寻觅终极的虚无之魂】

  【使用后,以不可思议的幅度增加灵气亲和与灵力上限】

  【灵性煅烧,可化作‘纵世吞天’之附灵,附着在所有装备道具上】

  【使用特殊手法锻造,可铸造成‘噬星·贯天巨炮’之魂炮】

  【吞噬,吞噬,吞噬,吞噬,吞噬,无止境的吞噬……如若说这就是意义,那和没有意义又有何异?】

  【生命和这片宇宙本身究竟有何不同?天体一样会进食,亦有着愤怒,哀伤,慈爱,以及生老病死。】

  【思索是无意义的,智慧乃是烦恼之源……故而比起选择虚无的等待,虚无的信徒反倒是会选择行动起来。】

  【而这便是虚无和虚无信徒最大的不同。】

  噬星者的恶魂虽然非常庞大,而且算是头一次的,苏昼看见了‘不可思议的幅度’这一词缀。

  但是,祂却没有凝聚出传承——这证明了即便伊洛亚特获得了智慧,但是这头异常的噬星者,还是没有总结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令苏昼稍微有些失望,他看着对方凝聚出的八头以太龙之躯,还以为这位噬星者意外走上了和他烛昼类似的道路,可以自由的剪切宇宙巨兽的躯体为模块为己用,算是自己的‘同道之人’。

  可现在看来,可能真的只是伊洛亚特吃了不少以太龙,单纯的将那些以太龙的躯体构造复制了下来而已吧。

  “不过最重要的,却还不是这些。”

  在腹中燃烧着属于噬星者的魂力,苏昼闭上了眼睛。

  在前往愈发激荡的恒星乱流间,他开始沉思,解析自己体内,那属于伊洛亚特的无尽记忆。

  “作为虚无教团的歼灭使,这头噬星者的灵魂中,肯定有着重要的相关情报!”

  澎湃的魂力汹涌,长达数百万年的记忆正在熊熊燃烧,而就在噬星者漫长无比的记忆制造的光影交织间。

  苏昼以自己的意志,强行剔除了大量毫无意义的记忆内容,开始将伊洛亚特的一生精炼。

  ——噬星者的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进食。

  这一宇宙巨兽,其存在本身,就相当于一颗小型恒星,而且是燃烧的非常剧烈的恒星。

  不进食,年幼的噬星者就会将自己燃尽——实际上,有不少噬星者的幼崽,就是因为在出生后的瞬间没有开始进食,所以才无法健全长大,最终变成了星间的尘埃云。

  最开始,伊洛亚特,是健全的噬星者,和其他同胞并无任何不同。

  所以,当祂被母体孕育,并被抛入一颗褐矮星后,祂便开始从不间断的进食,吞噬,撕咬,吮吸……直至变得强大,变成庞然大物,变成一颗真正的小恒星,可以长久地存续下去。

  可到了那时,噬星者的本能也完全被激发,即便是毫不需要,祂们也会继续吞噬星辰,壮大自己,将自己化作一颗在宇宙中游荡的流浪恒星。

  一切的改变,发生在一次‘短暂’的进食过程。

  刚刚抵达‘完全体’的伊洛亚特,选择了一颗黄色主序星作为自己的食物。

  恰好,这颗主序星的第二颗行星上,孕育了众多原始生命。

  刚刚进阶为完全体,可以正儿八经吞噬恒星能量的噬星者,进食的速度在祂自己看来不慢,但是对于短生种而言,那就不是什么快慢的问题了。

  ——伊洛亚特,在进食的过程中,旁观了一个文明的诞生与兴衰。

  那是一个早已被遗忘了名字,只知道成员是一种有着双翼,可以飞行的有翼生命。

  这种族天生就喜爱飞翔探索,对星空的渴望在古老的蛮荒年代就有所展现。

  太阳是祂们的引路者,是指引探索的信标,昭告‘未来’方向的守望之神:这个文明坚信自己是太阳之子,他们的双翼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脱离大地的束缚,前往那耀目的光源所在。

  毫无疑问,这样的信仰,对于一个文明而言,可以少走许多弯路,让他们一路顺畅地走向了星际时代。

  但是,就在他们可以探索外星之时,这一种族却愕然发现,他们的‘神祇’和‘引路者’之上,有着一头狰狞无比,可憎无比,但却同样庞大无比的巨兽……正在大啖恒星的血肉。

  毋庸多言,如何消灭这一巨兽,变成了这一文明继续前进的‘意义’。

  不仅仅是为了神话,信仰,信念。

  单单就是为了保证母星星域的稳定,为了文明的未来,他们也必须和噬星者作战,将对方驱赶离开!

  为此,这一文明上下一心,合力钻研技术,学习灵能——因为一抬头就能看见噬星者的存在,所以不存在遗忘,不存在懈怠,每一位该文明的成员都兢兢业业地为驱逐噬星者这一大愿而倾尽全力的付出,只是为了未来有朝一日,能驱逐这位吞星大敌。

  他们研究出了一代又一代全新的飞船,一类又一类强大的武器,他们花费了漫长的时光铸造庞大的舰队,修行越来越激进,但也越来越强大的灵能修行法。

  他们的进步速度远超任何文明,甚至可以说在宇宙中也排名前茅。

  但恒星仍在黯淡。

  无论是巨大的,足以将星球烧成玻璃的肃清巨炮,亦或是反物质炸弹;无论是足以撕裂大陆,将生态摧毁的灵能者,亦或是能够以介观层面进行侵蚀的纳米机器武器……

  所有的一切,都无法对噬星者起效。

  一种又一种进攻手段被发明,然后又被证明无用,一个又一个构思被提出,然后又被抛入垃圾桶。

  在这过程中,自然也涌现了许多足以改变世界的英雄豪杰,他们带领着这个文明不断前进,不断探索进步,甚至是牺牲自己,用来和太阳伞的怪物作战。

  但是,一切的努力,一切的斗争,一切的热血,希望乃至于牺牲,都是毫无意义。

  就在那些渺小的人挣扎的时候,噬星者完成了进食。

  恒星开始膨胀——红巨星化即将开始。

  绝望笼罩了这个无名的文明,以至于祂们选择了疯狂,亦或是说,选择了最为决绝的手段。

  祂们建造了一艘史无前例的巨大战舰,并且根据噬星者的灵力波动,以及他们太阳的频率……创造了一枚恒星炸弹。

  当伊洛亚特暂时觉得饱腹,从正在膨胀的恒星脱离之时,祂只能困惑地注意到,有那么一群连蚂蚁都算不上的渺小之物,在自己的甲壳缝隙边缘,制造出了一小团毫无意义的火花。

  那似乎是为了吸引巨兽的注意力而进行的炮火攻击。

  但是很显然,这个举动毫无意义,因为噬星者根本没搞明白这些小蚂蚁想要干什么,祂只是睁大眼睛,目送装载着恒星炸弹的战舰没入了即将红巨型化的恒星内部。

  然后……便是一场炫目的超新星爆发。

  还有莫名其妙就被炸成重伤的宇宙巨兽。

  【为什么?】

  【难道是要抢食吗?】

  那时,祂简单的思维根本无法理解这种现象:【我又没把恒星吃光,他们这么小,应该也有的吃,甚至还能吃很久很久才对啊。】

  【太奇怪了吧?】

  因为困惑,所以产生疑问。

  因为疑问,所以寻求解答。

  因为解答,所以需要智慧。

  无需智慧,也能纵横星空,吞噬星辰的巨兽,头一次开始渴求并非自己生命所需的‘无意义之物’。

  可漫长的时光过去,当昔日懵懂无知的噬星者,能够面前明白,为什么那个渺小的种族会将自己视作仇敌,宁肯选择引爆恒星,也不愿意逃跑的时候。

  这位巨兽,却又陷入了一个莫大的困惑。

  【可是,以他们的技术,明明早就可以制造方舟,离开那个星系吧?】

  【如果生命的意义就是为了存在的话,他们应该早就逃跑了才对——几千年的时间,他们的技术水准,比我见过的许多星际文明都要高!】

  【可他们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和恒星同归于尽……难道说,有什么更加高的意义,还凌驾于‘存在’之上吗?!】

  【可这一切都毫无意义啊!】

  有什么东西,比‘存在’还更加贴近真理。

  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明明以‘存续’为第一要务的生命,甘愿付出,牺牲自己的生命。

  有什么噬星者难以理解东西,导致了一切的诞生,包括宇宙,包括星辰,包括所有生命——这一切,如今宇宙,多元宇宙中的一切,令这万事万物诞生并且存在!

  那究竟是什么?即便是询问同类也得不到答案。

  这答案究竟在哪里能找到?宇宙中的所有文明都不愿意和一头噬星者讨论哲学问题。

  这一切的终极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万物好不容易才存在下来,但却有生命愿意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牺牲自己的存在?

  寻觅不到解答,彷徨的野兽在黑暗的宇宙中徘徊。

  【我,为什么要活着?】

  纠结于这个问题的噬星者,甚至一度想过自杀……不,不是想,祂真的自杀过好几次,只是因为太强,实在是死不掉而已。

  直到一道温和的黄昏之光亮起,令伊洛亚特的意识为之清醒。

  【茫然的噬星者啊,你为何停驻于此处?】

  此刻,伊洛亚特才发现,自己此时正位于银河系边缘处。

  一个偏远,但却全副武装,完全被各式各样的灵能矩阵以及钢铁要塞包裹的恒星系。

  此刻,祂正位于黄昏眷族的总部边缘。

  不过,传闻中毁灭一切,将一切送入虚无的虚无教团,却并没有对这头连自己为什么活着的噬星者出手。

  一个温和,值得敬重的声音,在耐心地聆听了这头噬星者颠三倒四的言语解释后,便了然地点头:【原来如此,你在渴求意义。】

  【但是可怜的小伊洛亚特,我却要告诉你这多元宇宙的真理:万物的诞生只是巧合,众生的存在只是意外。】

  【你我,生命,一切存在,乃至于宇宙中的种种奇迹,那些闪耀的灵魂与荣耀,发光的意志和信念,统统都是因为多元宇宙过于庞大,而意外诞生的事物。】

  【换而言之,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不对!】

  听见这个答案,那时的噬星者激烈地反驳道:【绝对有的!】

  【不然的话,为何会有生命不畏死亡,又为什么会有文明不畏牺牲和毁灭?】

  【必然有一个至高的意义指引着祂们,忽视了‘存在的真理’,所以才能如此义无反顾!】

  【对。】

  伊洛亚特,本以为自己会得到反驳。

  但祂得到的,却是一声干脆利落的赞同:【太对了——正是如此!】

  祂听见,那个温和的声音,淡淡地笑着道:【所以,我们就必须将牺牲和毁灭,将死亡和终末,带给那些自认为‘有意义’的存在们。】

  【只有这样,祂们才能明悟自己真正的意义,向我们展现比‘存在’还要更高的真理,那至高的事物!】

  说到这里,那个温和的声音,甚至变得有些狂热:

  【如果我们成功了,就证明多元宇宙就是这样毫无意义的一切,实在是虚无的真谛——可如果我们失败了,就证明我们正是‘终极意义’达成的前奏,我们就是它足下的尸骨,踏过的道路!】

  【多么虚无,又是多么有意义的行动啊!虚无教团,就是为了达成这一切而诞生!】

  【……】

  或许是因为在此之前,从未有人愿意和伊洛亚特说话。

  或是因为对方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很有逻辑。

  有很多或许和或许。

  但是,总而言之。

  噬星者,被说服了。

  伊洛亚特,至此选择加入虚无教团,成为了这个宇宙中,第一头加入虚无教团的星空巨兽。

  在苏昼眉头紧皱的注视下,他看见,这头大几率是被忽悠瘸了的噬星者,展开了对整个银河系内文明的随机歼灭。

  祂飞驰过星空,在星海中跃迁,巨兽消灭一个又一个文明,袭击一颗又一颗星球,意图再现祂曾经见过的,但却已经遗忘了名字的那个文明的反抗。

  死亡,毁灭,和不存在,就是‘虚无’。

  但是,正因为有这些的存在,‘无意义的生命’,反而会迸发出超越‘存在’的火花!

  对于一切有生命的活物而言,以绝对的毁灭作为压迫,让他们燃烧生命,迸发出超越生命的‘牺牲’,反而能看见,这些灵魂中最为浓厚,甚至超越了生死存在,乃至于‘虚无’的意义!

  坚持着这样行动的虚无教团,最终还是发现了自己极限。

  它们,归根结底,是异类中的异类,即便是意外得到了虚空之外,伟大存在的力量碎屑,倾尽全力,虚无教团也不过是和几个银河上国联手打平,甚至称得上是失败的结果。

  那几个银河上国甚至没有花费全部力量对抗它们,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互相戒备。

  【我们需要更强大的力量。】

  这是整个教团内部共同的想法。

  但是,哪里又有更强的力量?

  有着众多Ω灵能者的虚无教团,在灵能这方面已经走到了极致,更上一步的道路,并非是想不出来,但那起码也是十几万年,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而且主要是碰运气。

  而在科技方面,虚无教团也抵达了极致,毕竟超凡力量殊途同归,再加上虚无教团本身也是一个团队凝聚力极强,从不勾心斗角,互相打压,在多元宇宙中和谐也算是拍的上号的优良组织,所以他们的科研团队成果也极其斐然。

  只有银河之星——缔造了瑟诺斯提亚人,有着超越这个宇宙绝大部分事物的圣物,才能对虚无教团有所启发!

  但是虚无教团本来就是因为无法击败银河上国,所以才需要力量——可他们如果想要得到力量,就必须先击败一个银河上国?

  这套娃也未免太经典了一点,所以虚无教团的高层干脆利落地放弃了这个选项。

  他们选择,在整个宇宙的范围内,寻找类似的事物。

  于是,虚无教团就发现了。

  那位于银河系之外,亚空间星域中的古老遗迹。

  封印了‘封印之碎片’的先驱者要塞残骸。

  名为‘终寰镇印’的碎片的踪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