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九章 一路无言,心叹流年 (周一求推荐票)

第二十九章 一路无言,心叹流年 (周一求推荐票)

  这种口头上的理念思维冲突,注定是没有结果的,而掀起这场争执的苏昼,反而却当了一回看客。

  停留在原地,注视着这群迁民离开,苏昼不禁皱紧眉头,不仅仅是因为放弃这片土地的别离者,也是因为百家义军的誓言。

  “这群人,的确是理想主义者,令我钦佩,甚至可以说,是我那种中二想法理想化的完全体……我心中那种不完善的想法,才刚刚有那么一点影子,而他们已经依照一个完整的纲领践行了几十年了。”

  他在心中喃喃道:“但是理想久了,就胜不过现实——不死,不死,唯独这一点,那些迁民武者说的没错。”

  “百家义军中,固然有周不易这等和魔朝深仇大恨,坚持理想的存在,自然也有击败魔朝,只是为了取代魔朝的枭雄人物——这等人物不接受魔朝的诱惑,恐怕只是想要自己当新一任不死帝皇罢了。”

  “哪怕击败了魔朝,这世间真正的苦难,恐怕才刚刚开始……除非。”

  想到这里,苏昼反而面色一改,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除非,我彻底斩断不死,将那蟠榕不死树的寄宿的神木之灵,完全地斩灭!”

  ——嗨,还以为是什么要求,这不就是我‘神木世界行程表’的倒数第三步嘛?

  顺带一提,倒数第二步是装逼,最后一步是回家!倒数第四第五分别是把那国师和狗皇帝脑袋给砍了!

  但苏昼也很清楚。

  无论是自己的想法,还是百家义军的信念,归根结底,都需要力量来支持。

  无论是武力,财力,技术力亦或是其他乱七八糟的力,想要改变世界,最重要的就是力量。自己也正是因为需要力量,所以才来到这个世界。

  力量就是超凡世界的唯一货币,甚至可以购买到奇迹。

  当然,让苏昼刚才爽的笑起来的,也并非是以上这些东西,真正让他开怀的,是这位刚刚成年没多久的高中生,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没想到,我的意外到来,居然可以影响一个世界的走向……雅拉,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厉害啊,感觉能打十个魔将!”

  “随你高兴吧。”而蛇灵趴在苏昼头顶,叹息着回应:“真想不到,你这个正义春入脑的家伙,倒是意外的蛮符合这个世界的调调。”

  迁民逐渐远去,而苏昼等人再次开始进行对山区周围的巡视。

  理论上,魔军不可能放任它们眼中的粮食储备这么轻松离开,依照百家义军过去几十年的经验,迁民的背后肯定有一些魔兵的探子跟随,所以他们便干脆沿着迁民离开的路线,逆向行走侦查。

  结果,倒还真的给他们找到了几个自以为隐匿的很好的侦察兵。

  “咔嚓。”

  苏昼随手一扭一拔,就像是开瓶盖一样,将第四个被扭断脑袋,抽出脊椎和不死根的魔兵身体埋进雪里——面对收敛气息然后绕了一大圈潜行到它们背后突袭的苏昼,这些魔兵甚至没有发出预警的余地。

  不过,就算如此,他的面色还是有些古怪,似乎并不怎么因为接连干掉数个魔军而兴奋。

  苏昼有些疑惑的对一旁正在用朱雀匣杀死魔兵的三人组道:“不太对劲吧,四个探子在前,但我怎么还没看见哪怕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魔兵小队?”

  苏昼的灵视灌注灵力,能探寻近两千米范围内的绝大部分灵气轨迹,魔军的黑色灵气,在雪原这个底色为青白色的地区,简直就像是白板上的字迹一样显眼,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能如此轻易的看见这些魔兵,并且绕到他们身后。

  但是,从头到尾,他也只看见了这四名探子,也没看见任何其他别的魔兵了——理论上来说这不太可能,难道说他们就打算靠这四个魔兵来袭击迁民大队不成?

  对方又不是平民村镇,那些辽州魔灾的幸存者中武者和劲弩可不少,战斗力并不弱!

  “是啊,挺古怪的。”

  无论是周不易,方慧还是柳夕照,都和苏昼同样费解,和魔朝打了这么多年,他们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魔兵倘若数量少,那么行动诡秘挺正常,可是这次来到太白山区的魔兵数量近五百,它们倘若集体出动,集阵冲锋,就能把迁民队伍冲的七零八落,根本无力反抗!

  除非……它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迁民。

  “嗷呜————”

  突然,遥远的西北侧,响起了狼嗥声。

  一开始,这狼嗥声只有听觉敏锐的苏昼才能听见,但是很快,小队三人都听见了,在西侧,东南,西北,正北,乃至于四面八方,全部都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狼嗥。

  而苏昼的灵视中,也开始从四面八方各地出现了黑色的,代表魔兵的灵气光点。

  就在苏昼为了消灭探子而绕圈的时候,他们被包围了。

  “是魔将‘驭兽’。”听见狼嗥,周不易面色极为严峻,他低语道:“倘若我没记错的话,驭兽的速度是诸多魔将中第二快的,倘若我们被他黏住……事情就麻烦了。”

  “他们似乎很清楚我们所在的地点。”

  而苏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对一旁同样面色严峻,已经抽出长直刀戒备的柳夕照道:“你身上的味道,挺香的。”

  乍一听,简直就像是骚扰,但无论是周不易还是方慧,脸色都在一愣后,迅速的反应了过来,紧接着齐齐看向自己队伍中这位寡言少语的女刀客。

  而柳夕照眨了眨眼,面色也急速变得难看起来。

  “不可能的……我身上这点味道是接触太多灵植的自然药香,在自然环境中反而会遮蔽掉我的体味……”她一时间有些慌乱,似乎是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奸细,话都变得多了起来,但苏昼怀疑的也根本就不是她。

  “有这味道的不仅仅是你……还有韩孝骞。”

  他眯起眼睛,眺望远方山顶:“韩宗师。”

  此时此刻。

  一头白发,苍老到脸上的皱纹都清晰可见的后天武者,韩孝骞韩宗师仿佛散步一般,慢步走向自己的营地小屋。

  但是走着走着,他的面色就变得凝重起来,而脚步也不禁放缓。

  紧接着,前方最后一个通向自己小屋的拐角处,一位中年白衣道士同样缓步走出。

  出现在韩孝骞面前的,赫然是一手按在腰间剑柄,面无表情的李道然。

  数秒后,伴随着一声风声,不知从哪出现的威烈也从天而降,落在了韩孝骞的身后。

  三位宗师一如既往般同聚一堂。

  但却,再无昔日和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