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还钱_长夜余火
水蜜桃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还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九章 还钱

  第461章还钱

  曾朵看着韩望获他们做好伪装,走出了房门,就收回了目光,一步步来到客厅窗户前,眺望外面。

  “这有七八楼高啊……”她略感诧异地说道。

  她这种遗迹猎人的经验是选二三楼临街,方便跳窗逃跑。

  难得有机会给别人解释,龙悦红当即说道:

  “这叫反其道而行之,这样一来,不会成为大规模排查的主要目标。”

  “可既然是排查,他们迟早会上来。”曾朵还是有点不解。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察觉,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了,提前做好了准备。”龙悦红突然体会到了组长平时给自己讲解的心情。

  带着一点自得,带着一点好玩,又带着一点期待,希望不用说得那么详细就让目标自行领悟。

  曾朵微皱眉头:

  “那要怎么逃?”

  “有军用外骨骼装置,这个高度不算什么。”旁边的白晨简单说了一句。

  尤其楼房外还有阳台、管道和各种凸出物,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人想从七八楼攀爬下去不要太轻松。

  听到这个回答,曾朵感觉自己表现得像个土包子。

  受前面休克的影响,她身体状态不是太好,指了指客厅单人沙发,礼貌问道:

  “我可以坐下来吗?”

  “你不需要太拘谨。”白晨的目光依旧望着窗外。

  她在借助建筑的高度,观察周围街区的情况。

  这也是“旧调小组”选高楼层租住的原因,有狙击手的他们非常清楚制高点的重要性。

  而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存在,让他们不用担心撤离路线。

  听到白晨的回答,曾朵笑了笑:

  “但也不能把自己当主人。”

  活得还挺,挺通透的……龙悦红想了半天,总算从旧世界娱乐资料里想出了一个形容词。

  白晨转过身来,望向缓慢坐下的曾朵:

  “你就只有这些问题?”

  不关心“旧调小组”的来历和目的?

  曾朵想了几秒,自嘲一笑道:

  “我活不了多久了,关心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只要能解救镇子内的大家,别的我都无所谓。”

  白晨抿了下嘴唇,没再开口。

  …………

  缓慢启动的吉普车内。

  开车的蒋白棉看了眼后视镜,笑着对韩望获道:

  “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们在找你?”

  后排偏左位置的韩望获缓慢点了下头:

  “对。”

  “那为什么不联络我们?”副驾处的商见曜开口问道。

  韩望获沉默了下去,未做回答。

  蒋白棉笑了笑:

  “没关系,有什么说什么,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用那么见外。”

  韩望获侧头看了看旁边的格纳瓦,微皱眉头道:

  “你们为什么要找我?”

  “关心你,观察你。”商见曜说着真的不能再真的话语。

  至于对方怎么理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韩望获未做进一步的询问,抬手摸了下自己脸庞上的伤疤:

  “我并不觉得我们非常熟悉,太过热切的态度只会让人警惕。

  “你们也是灰土人,应该知道一句俗语: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蒋白棉笑了一声:

  “你觉得你有什么值得我们盗的?”

  韩望获不说话了。

  蒋白棉其实看得出来韩望获过去肯定因为自称朋友的人受过伤,脸上两道疤痕之一或者全部就是这么留下来的,所以他才这么警惕无缘无故的靠近。

  而且,以他别扭的性格,应该也是不想自己脆弱的状态暴露在我们面前……蒋白棉念头转动间,商见曜跟着笑道:

  “如果是奸,我觉得不管哪一个,都不算你吃亏,呃,小红可以再讨论一下。”

  韩望获没去接这个话题,有感而发道:

  “还有另外一些原因,比如,你们来历不清,我怕卷入更大的麻烦,嗯……你们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太对,我比较担心。”

  “只有他,谢谢。”蒋白棉迅速回了一句。

  她可不想和有证的家伙分在一组。

  商见曜则一脸疑惑:

  “我们很正常啊,究竟什么地方让你产生了我们精神状态不太对的错觉?”

  韩望获以为“我们”指“薛十月、钱白、顾知勇”等人,未深究此事,斟酌着问道:

  “你们是真的想提供帮助?”

  既然已经开始对话,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把事情问清楚。

  在这方面,他没有顾忌太多,因为关系到他的生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