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君臣宴圣恩隆重 荣禧堂青书忐忑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五十一章 君臣宴圣恩隆重 荣禧堂青书忐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一章 君臣宴圣恩隆重 荣禧堂青书忐忑

  太上皇与张炳忠林如海聊得昏天黑地,完全把赵祯和贾珩给忘记了。

  于是赵祯就拉着贾珩就在大殿中烧着的火炉旁一边烤火,一边聊着江南的事情。

  初春的京城依旧寒风刺骨,但龙首宫中却温暖如春。贾珩慢悠悠与赵祯说着自己在江南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竟然一直说到午宴准备好了。

  戴权轻轻的在赵祯耳边说:“陛下,午宴已经准备好了,请陛下移步偏殿。”

  两人这才从江南的风风雨雨中走了出来,不过一回头,太上皇和张林二人还在侃大山,贾珩都有些佩服自家姑父与张炳忠了。

  “陛下,圣人待在宫里是不是没人陪他老人家聊天?”

  赵祯无奈的说到:“朕每日忙着处理政务,只能在闲下来的时候过来陪他说说话,太子又是老成模样。父皇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对了,回去跟你爹说下,让他与贾赦有时间就来龙首宫与父皇说说话。这些天,父皇老是想起大哥来,御医说是心中有些抑郁,对他老人家身体不好。有人解解闷能松快些。”

  贾珩回了声诺,就跟着赵祯去请太上皇三人。

  “父皇,午宴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还是先去用膳吧。”

  聊天被赵祯打断,太上皇瞪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张炳忠和林如海招招手,带着二人就去了偏殿。

  至于赵祯和贾珩,只能无奈的跟在太上皇身后。

  ……

  午宴时,赵祯与贾珩是吃的相当郁闷,赵祯还好,人家毕竟是皇帝,只是看到自家老爹对臣子嘘寒问暖有些吃醋而已。

  可怜贾珩,席间坐的不是大佬就是长辈,端茶倒水,添酒打饭弄得戴权等内侍都没活干了。

  等到其他人都吃饱了,贾珩只是夹了几口菜尝了尝。

  午宴结束,太上皇终于和贾珩说了一句话:“不错,是个好孩子。”

  于太上皇告辞,赵祯领着贾珩三人,一起离开龙首宫。

  赵祯心有戚戚的安慰贾珩:“朕知道你没吃饱,一会我让御膳房给你家送桌御膳过去,以后想吃了,就来找朕。”

  贾珩幽怨的看着赵祯:“陛下,臣不是没吃饱,是压根就没吃几口,咸淡都没尝出来。”

  旁边的张炳忠与林如海听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赵祯看着更加郁闷的贾珩,撇了笑着的两人一眼:“有你们这么做长辈的?还不赶紧安慰一下。”

  两人这才止住笑声,各自拍了拍贾珩的肩膀。

  等到三人告退,赵祯就对夏守忠安排道:“去让御膳房给贾珩送三桌晚宴,他家今晚估计人多,多派几道菜。朕可不能让心腹爱将饿着。对了,把各样点心也送一份。”

  夏守忠有些羡慕贾珩,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整个荣宁两府都跟着沾光了。

  “陛下对贾君侯真是君恩似海,老奴这就去准备,亲自送过去。”

  ……

  荣国府,荣禧堂中,贾母正与回来的王熙凤、迎春、黛玉以及首次到来的卢姨娘、薛夫人、宝钗堂屋说笑。

  贾母是典型的喜聚不喜散,今日家中团圆,还来薛家众人,一会久别重逢的女婿也要从宫里回来。老人家高兴的不得了。

  贾琏、宋青书与薛蟠正在前厅与贾珍说话,贾赦去了宫门等贾珩与林如海,贾敬去了族学,贾宝玉等人还在上学,傍晚时分才能回来。

  黛玉经过江南一行,身体没有消瘦,反而因为宋青书的调理好了不少。

  她正与贾母说宋青书的事,贾母也很好奇这位贾珩的师侄,武当第三代领军人物。

  可惜此时荣禧堂中女眷太多,不宜相见,只能通过黛玉与王熙凤的叙述,先了解一下。

  至于迎春,自说到宋青书之后,就一直害羞的低着头撸猫。

  惜春正与怀里的猫咪做游戏,突然发觉迎春红着脸,就发声询问:“二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这一声清脆的询问声,让整个荣禧堂都安静下来。

  贾母也发现了迎春的异样:“迎丫头这是怎么了?可是生病了?”

  没等迎春回答,王熙凤就笑盈盈的跟贾母说:“哪里是生病了,这是听到宋道长害羞了。老祖宗有所不知,宋道长与二妹妹见过几次面后,就求了二爷和珩二弟,要求取二妹妹。估计武当大真人这些天就来京城提亲了。”

  这话如同一声惊雷,在荣禧堂炸了开了。

  贾母先是震惊,后是惊喜:“这是好事啊,怎么没来信给我说一声?”

  “老祖宗不知道,宋道长是我们即将离开扬州时才求了珩二弟,当时生怕珩二弟阻了他,毕竟差了辈分。最后珩二弟拍板,让宋道长自己去询问了二妹妹的意见,这才定了下来。”

  王熙凤把前因后果都解释了一遍,怎么说贾母都是迎春的亲祖母,这件事没有实现征求她的意见就定了下来,确实是他们的不对。

  贾母也知道当时估计是情况特殊,扬州距离京城太远,反正有贾珩看顾,先定下来也好。

  “既然先前已有约定,那宋道长也就不是外人了。鸳鸯,去前面把宋道长请来,就说我要见见他。”

  前厅中的宋青书自从进了荣国府后就一直忐忑不安,这是新女婿拜丈人,更何况荣国府一大帮的长辈呢。

  就在他与贾琏薛蟠聊天的时候,鸳鸯走了进来:“二爷、宋道长,薛公子,老祖宗说请宋道长荣禧堂一叙。”

  “啊!”宋青书身体一僵,有些不知所措。

  贾琏嗯了一声,说:“青书兄弟,莫要担心,老祖宗很是和善,估计是听说了你与二妹妹的事,想见见你罢了。你就安心随鸳鸯去,我还得陪薛兄弟,就先不过去了。”

  “鸳鸯,你带青书兄弟去吧。”

  说着,贾琏就推了一把,将宋青书与鸳鸯送出了前厅。

  薛蟠看到宋青书忐忑不安的模样,既羡慕又好笑:“琏二哥,你说宋道长这次会不会被一屋子女眷给吓得流下冷汗来?”

  贾琏见到往日处变不惊的宋青书,忐忑不安的样子也是一阵好笑。

  “薛兄弟说的不错,我也有此感。没想到赫赫威名的武当宋少侠,也会有这样的时候。”

  说罢,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前厅顿时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笑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